二月二

Side A 在某处晃荡,被辅导员催命般的电话叫到办公室。 我敲门,她正打电话,我关门。心想肯定没啥好事,要给处分就来吧。谁知辅导员二话不说拉着我出此门进彼门,对面的会议室里聚着太多人,令有深度人群密集恐惧症的我心颤不已(好害羞好害羞),辅导员清清嗓子,开始一二三四通知事项。 最后指着身边的我,说由我全权负责。当时我早已吓懵了,她让我负责什么,一概不知。散会后,一个女生跑到我面前,说嗨。我嗨。然后震惊,你怎么在这里。好友Q基本算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除了中间有两次分班不在一个班外,我们俩是出黑板报的好搭档(当年我真是很文艺少年耶)。差不多要忘记我曾是出黑板报的能手了。我问你不是在武汉么,她笑了笑,没告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然后我找到辅导员,让我负责可以,快发点钱我们好去买颜料。买什么颜料,彩色粉笔就行了。什么啊,几年前我就淘汰了彩色粉笔,未免太过时了吧。最终可怜巴巴地要到点钱,然后去买了盒马克牌颜料…… 在参观其他班的半完成作品时(这真的是大学吗!),我以不屑的口气和Q说,太黯淡了,我们一定拿第一。他们的黑板上画有颜色不明的蜡烛,至于为什么不明,对不起我色弱,加上太远,对不起我近视。我 … /// Read More ///

没考好就去跳楼吧

01 早晨六点被疼醒时,我却想到大便。因为有过死活拉不出来的憋屈感,所以对即将到来的临幸万分感激。大学寝室里的大哥曾自嚷每天早上蹲厕所是雷打不动的事,当年不屑的我现在才对此投以极高的敬意。嘲笑阿拉蕾肆意玩弄大便的感情明显是幼稚的,只有会享受玩弄大便的感情的人才是健康的。哦买屎,枕边放着大便书竟然没有梦见大便超人真是不敬。 总想更黑皮一点,喊出口号“厕所是我家”,深切领会马丁·艾米斯在时间箭里不堪描述的屎尿倒转精神。怀念起屁颠屁颠的阿拉蕾,竟无语凝噎——身为机器人你是无法感受解大手的乐趣吧,把厕纸统统给我拿来! 十几年来的不健康生活方式终于给了我一记重拳。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那么多的执意不前实在太傻太天真。体内住着个混蛋攻,今天他以为他是闹钟,吃掉了我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睡眠王八蛋。我试图忍耐着,平趴在床上努力补睡,可这混蛋仿佛叫嚣着再不起来就攻穿你——等我洗漱完毕,手机闹钟正好响完。喝了一升水,蹲了一次厕所,心猿意马地抓抓头发,出门。混蛋攻安睡了。 比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来说,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小时是有点纵欲过分。当然要保持积极乐观。R之前好几次对我说,等你生病了就知道什么都不重要了。你果然 … /// Read More ///

除了我

01 无人 听No-Man听到没电,听No-Man就会进入大空幻世界好像世上没有男人只剩下这个温柔小受用治愈嗓音歌唱伴我入睡。我是个左耳进右耳出的喜新厌旧派吧?与其说用No-Man代替Archive来治疗对黑暗的恐惧,不如说是来激发我对幽暗的热爱才对。我放松了全身,觉得比白天更自在,更像本来的我。可是本来的我又是怎样一副面孔我却无半点印象。黑暗中传来的微光不及车轮轰隆声刺激,仿佛从我身上碾过,光亮骂着娘因被眼皮拒之门外,随后噪音窜进耳之螺旋里,把一切的碎片都携带进来,嘟窿嘟窿竟溜到了梦乡。我一次又一次地梦见火车站,依照梦之反语,这意味着我执意不想离开,但完整地看,在路途上的奇异事件与忐忑遭遇正好劝慰那些杞人忧天式的挂心,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一定会非常顺坦,可期求艳遇那还是免了罢。四点五点六点,喝水,七点八点,醒来。我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奔回家乡,夜行列车,却没有令人振奋的谋杀案。被滞留在火车站后,我开始思考,真正的去处与内在的冲动,就这么耽搁了一晚,梦梦醒醒,没有他者,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没有你没有我,在这里“我”是意识的傀儡,被莫名的旅途而左右,摇摆舞动都很机械,整个就是一傻子,可傻 … /// Read More ///

枕边微光#009 | 十二月男孩

这是一篇预定公开的日志。当然是写给你。 曾在电话里互相吐槽,你我之间好像有很多纪念日,诸如认识见面要是再定一个电话纪念日就完美了。不过都已经见了这么几面,好像也没什么劲儿去折腾了吧?像当年(其实也就一年)你说的因为我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是不是会感动未来的那个我呢。嗯我星星眼期盼着那个未来的到来。那晚走在南路上被我老乡误会也成为了经典的啊好浪漫的一幕,若是珍惜,我就不应该丢掉那双拖鞋。我忘记我曾念书给你听,在我使劲回想的印象中,那几天总是太过梦幻。就好像你坐在我身边我坐在你身边,打开同一个叁年,虚拟不停激荡在现实的夜晚里。一起去买夜宵,在公车上你说想去摩天轮,还有在我寝室里你把电话塞到我耳边让我猜那是谁。再来说这个人为的纪念日,这才是美好孽缘之始,要振臂呻吟呐已经两年了,或是安安静静地继续宅腐囧下去。我说我要写十二月男孩时,你很激动地说那就当成写给纪念日的吧。诶,这么文艺的开场白实在不好再写下去了……可是比起《十二月男孩》那个胡诌出来的开场白,还是要自然很多的(那是因为这里有真情呀!)。 十二月男孩 当哈利·波特没有炫目魔法的庇佑,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男孩;而那个被贴上Harry Pott … /// Read More ///

黑色钱包

哇买了猴子钱包。 以后逢人就说这可是二十块钱的很不错吧!(其实只有九块钱…… 在梦中与很多很多人相遇。 企鹅早晨说梦见了兔子,我说我梦见的人里头正好少了他。 当然啦,做做朋友也就很够了。

来自南方的猴子衫

01 周五午后昏昏欲睡的我被一张包裹单惊醒,距疯狂周末还有半个下午,却因为我要去领包裹而早早早退。熟记公交路线是好,最终还是绕了个大圈。纸箱顺利到手,借用柜台上的剪刀匆忙剪开,边走出去边往外掏。那封信可爱到无敌了,最终我变身成了某个无可名状的地理符号。那天是你的生日,我却收到你寄来的猴子衫,实在惭愧。 02 那天晚上的记忆被兔子一句哎哟振醒。阿球先来企鹅后到,赶回家已经快十二点。说着参观,其实根本没啥可观性。后来我一时冲动拨半夜电话骚扰兔子,然后直接把手机递给企鹅,于是调戏开始。兔子因生病而越发可爱诱人,于是激得某两人直说兔子好萌。当然在后来听到他咳嗽柔弱的声音时还是有些内疚,不过既然骂我假正经,我也可理直气壮地说声爱你咯。 说声晚安。之前和维买的塑料板造就了美妙的地铺,这话说的是,企鹅和球滚地板应该很欢快,可惜那晚我忘记关门,于是凉风直入很煞风景。 周六本说七点半起床的我还是赖到了八点半。等我们收拾妥当出门已经快十点,不过总比睡到十点的某丸子同学要好的多。在某地下书店等着的我们,差不多被闷热给憋死,特价区的风扇和它标贴的折扣一样少,后来和企鹅、球逃到了普通区,从一九八四到大师月宫。维 … /// Read More ///

中场休息

因为没休息好,钱德勒系列暂停三天。 每日一更保持了四天的我真是不容易。但更不容易的是在搓麻声、电视声、狗吠声的环境里还想睡好觉。十二点半,已经上了两次厕所的我,第三次走出去,非常丢脸地找错了开关。然后又折回来,轻松摁下。正在洗东西的408男嘟囔了句“干吗啊”。很好。中厅凑在一起打麻将的四个女人什么反应我也不想知道。我回到房间。估计是408男再把灯打开。她们搓完了一局。然后挪到了某房内去继续奋战。因为之前与企鹅通电话的缘故,很多想法又一一激活。然后我还是挣扎了半个多小时才睡着。 预告就是,请期待本日第二更。

无聊

01 重装后最可恨的是,聊天记录哔地只保留至去年十一月。回忆太他妈不牢靠了,于是一切因此消除。是的,也许都不会重来,那么也不要把烦恼带向前方。一遍又一遍地去察看过去的病态心理,只因贪恋。 02 那两天我一直在线,而非隐身。 有故人来访,也有久违的熟悉陌生人。有两个人说出同样的话,那让我们重新认识吧。而我全无印象。他们温暖地问候,想知道几年后的我是否过得还好。好,一切比想象中要好。我知道,我把我的交际圈缩到最小,这便是近两年来的自我抗争结果? 很好,让老子有安全感。 03 昨天中午,我对一八四同学说,我很想亲吻你的哦! 一八四同学回,你发情哦? 昨天晚上,很困,八九点给一八四同学发了条,很想你! 一八四同学回,强烈抵制牛的挑逗! 不过这都已经是我睡到十一点后才看到的了。 04 企鹅又用一个例子来证明金牛的无聊特性。 唔,喜欢对喜欢的人说些无聊的话,这不挺好的么。 而我的无聊在于—— 整理书单也整理出了两个,今天下午大功告成。 呼。 05 大抱正向摄影师迈进的小以同学,原来你也是小金牛!

森罗万象,都归绝色

01 企鹅说少侠这个少数民族要回老家,无缘来相会;少侠说回去十天又要返京上暑假班;某人很认真地再三告诉我,他要从网络上消失,基本上是这样。哦。 四楼依然没水,端起盆冲到一楼去洗衣服,刚洗好一盆,停电了。炎热啊蚊虫啊非常欢乐,原来并不是跳闸。我观望了一阵,继续淡定地洗衣服。等到洗完后,再次返回二楼接水,一小伙子挂着条小内裤嗖地向我冲来——然后,来电了——他唰地冲进了左边的厕所。后面有位哥哥在呼唤他,他刚蹲下回应了句,马上,在嗯吧吧(我只能这样加工了)。 02 初中时觉得《烈火之炎》画风好少女呀,竟然没有看,因为第一本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借机来怀旧(其实是补完),只觉得,少年们都好傻好可爱,剧情上的无稽也就算了,为什么安西同学你把烈火越画越少女,这样很受知不知道,翻到最后有时候烈火和小金井完全搞混了。更不可理解的是,烈火他老娘阳炎(好吧就算你不死之身活了四百年)为什么一会儿很成熟很有风韵一会儿萝莉卡哇伊果真不是人! 世界观就不提了。其中励志口吻我哗啦啦翻书声太大都听不见,不过,比小强更强的是圣母呀,“你还是人呀”,“你难道没有一点感受吗”,比战术更华丽的是说教:救赎精神真大众,做个好人真不简 … /// Read More ///

骚扰

01 企鹅:我真的萝莉吗? 小牛:嗯,声音比形象更甚。 企鹅:那我有外在美吗? 小牛:不然为啥那么多大叔萌你。 …… 企鹅:你英俊得很有境界好吧。 小牛:不准提这两个字! 企鹅:是你自己说你很有“境界”的。 小牛:那是我的痛处! 02 兔子:哈——哈,死人我要睡觉。 牛子:不准睡! …… 兔子:那XXX我倒认识,不过…… 牛子:XXX是谁。 兔子:张晓晨以前的男朋友—— 牛子:啊,我喜欢张晓晨,介绍给我! 兔子:屁,我又不认识他。 牛子:张晓晨原来真的是…… 兔子:猪头你才知道。 牛子:哦哦哦! 兔子:还有那个某某某,竟然是演《18岁的XX》的—— 牛子:某某某是谁。 兔子:你没看过棉棉那电影吗? 牛子:没有! 兔子:就是棉棉那个《我们害怕》,网上去看视频! 牛子:你干吗那么喜欢棉棉! 兔子:…… 牛子:见过几面! 兔子:因为棉棉很丑…… 牛子:喂,快给我要棉棉签名本! 兔子:疯子我困死了,快去睡觉。 牛子:睡不着,陪我! 兔子:我明天还有事呢…… 03 阿球:我以前和企鹅抱怨过…… 阿牛:什么! 阿球:你俩讲电话频率太高了吧。 阿牛:那可能是我们话都比较多的缘故。 阿球:原来我都只有 … /// Read More ///

要贱持

01 下了一天雨。在车站接到维可不容易。受奇怪的火车电视广告催眠影响,维一提吃的便是我们去M记吧,但这实在太诡异了。 后来坐在窗边,我开始吃药,维很震惊。那啥,兔子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那我说呢。嗯我听兔子的,我爱他! 话题总在无奈之欢愉中转移;雨很冷,但空气很好。 在转述尘土的一句建议后,我立即被挑拨起来——走,我们去看葫芦娃!维又很震惊,你难道没看过么小时候……当然看过,但是和你去电影院这件事让我更有兴趣;维说我看了太多的电影。后来就又开始摇摆了。去看下午场吧!最终没有去。 雨让我们疲倦,然后奔去我的住处。躺在床上做些正经的翻书行为,聊些无关大雅的琐碎话题,最后再出门。 那个什么科技大学真的让人绝望。绝望的代表词有“广袤”与“人稀”,我从来没想到会用“广袤”来形容一个学校,但对于这所学校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还有一句话,挺衬它的气质: “人只要有种信念,有所追求,什么苦都能忍受,什么环境也都能适应。”经历坎坷一生的丁玲说出这句话不奇怪,但把此话放在学校标语牌上供人自勉,实在有点可怜。 路过农田状的土地,毫无风景可言。加上下着雨,很不好走。最后,我和维在荒郊野地(话说严重了但其实差不多) … /// Read More ///

空白卷

来自企鹅。 01.你相信人有前世来生吗? 你相信,有前世和来生。你是个笨蛋。你觉得相信这些的自己连狗都不如,选择相信,只是方便做梦。 02.你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 03.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怎么办? 你像个傻瓜一样喜欢着那个无赖。Peyton,Don’t Cry。角色代入,很容易掩饰悲伤,或者说陪悲伤一起倒流。那么,幻想成爱丽斯的女孩又算什么,流产的婴儿就是爱情的象征?一杯水好吗。金鱼之尾所代表的无性之爱,在爱丽斯公寓里绝望并对峙。最后,他累了,你哭了。哦还有,小白兔不吃窝边草,这是狗屁。 04.当生命中遇到爱情和面包两者必须二者选一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为什么? 05.怎样才算真正的朋友? 有一天,你和她住在一起。这一天成了很多很多的过去。 06.会不会有一首歌让你想起一个人?甚至想哭? 07.如果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你不能和你女朋友/男朋友见面,你会怎么办? 你会认命,就这么简单。 08.一些人一些事想挽回,但是很难,你会怎么办? 同上。 09.你希望自己未来的家该是什么样的? 10.当有人伤害你的时候,怎么办? 你叫出鬼先生来保护你,你以为这样一定无敌。但是当你叫不 … /// Read More ///

双子月

01 在过去一个月里,要感谢那个叫马修·斯卡德的男人,散发着波本香气,嗯,陪我度过失眠(也许是刻意为之的,不管怎样,至少不是混乱的清醒)的数个夜晚。 然后看雷蒙德·钱德勒,顿时陷入迷惑,那仿佛与我意淫许久的“模板”相差太远,中肯说来,是“太文学”。可是《长眠不醒》的两段式结构还是挺令人着迷,中间一个喘息。 至于说雷蒙德·钱德勒是绅士,劳伦斯·布洛克是半个酒鬼;完全无从考证。 02 为什么要给我电话,可恶! 我好不容易克制住的,却又软趴趴地向你说了番诸如今天是一个尾巴我好狂躁呀之类的疯话。 但是。 我也想用五十五分钟来借机为你打气。睡个好觉奶气十足嘿呀嘿。 03 无意瞟到的特价,于是又忍不住凑过去,拿了两瓶,嗯一冲动连洗发露也拿了。家里还有一瓶未用。然后去买牙刷,一路走过去,连牙刷都有特价,好,你这明显就是诱我。 我说,青蛙王子是福建的,好爱青蛙王子。(我疯了。) 企鹅说,你也可以爱我。 我说,你又不能用来洗澡…… 企鹅说,企鹅可以吃。 我说, 牙刷洗发露沐浴露都是青蛙王子家的,我好儿童,六一快到了,看我多主动! 某人说,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不感到奇怪。 ……呜。 04 淫乱不堪的金牛 … /// Read More ///

牛魔王的答卷

怎么称呼? 牛魔王。 职业? 噬魂师。 昨天晚饭吃了什么?请具体描述。 米饭……与蘑菇! 今天早饭吃了什么?请具体描述。 全麦切片与咖啡,老子半年才吃一次早餐。 传给你的人用乐器来比喻的话会是什么? 球球:咩风琴 企鹅:咩咩口琴 如果一天时间你必须和传给你的人约会,会怎样进行? 球:不开房怎么都行 鹅:不动画怎么都行 传给你的人用颜色来比喻的话会是什么颜色? 球:黑 鹅:紫 自己呢? 湖绿。 用物品比喻的话自己是什么? 不晓得。 最喜欢自己的部分 不晓得。 最讨厌自己的部分 不晓得。 请解析一下你身体的食物构成份 牛肉牛筋牛腩牛排骨 推荐一下最喜欢的零食,并说出它的特点 不晓得。 半年内开销最大的三件事 上京。败书。败碟。 每个月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 不晓得。 包内必需常带物品是? 伞(但一年都用不上两次) 皮夹里一般放哪些东西? 身份证。卡。 对自己来说最奢侈的事是? 攒钱准备败PSP。 四个字概括自己 我不晓得。 四个字概括喜欢的类型 也不晓得。 说出接下来要传递的6个人 林列枫;周徙修;Mr.Tiger;犬男;泓野;顾吟捷。 请用四个字概括第一个人 变态情种。 请用动物来形容第二 … /// Read More ///

跳房子与灯塔守望者

快递小哥推开蓝色面包车车门向我招手(很大牌嘛要我亲自下来取),看你面容还不错的份上就忍了这徒步之劳,可是,没有零钱也太残忍了。前天的订单,今天的情人节礼物,《跳房子》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败书到此结束(做梦?)。 01 年前大病了一场,无非是排队买火车票被冰寒攻了或是沙发翻滚被被子调戏了,当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然而睡眠也不眷顾我。没买到票也就罢了,在寒风中走了一个小时一直被数落也实在是活该。在发高烧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神经兮兮地跑去败书。回来的公车上,抵在膝盖上昏昏然无力。吃了药但药效太弱,连夜的热汗与稀奇古怪的意象狂欢把我折腾个半死。“睡不醒”就真是太好了,这世上傻瓜又少一个。 不回家过年对我来说意味着身心自由与饮食苦难(反正孝顺这词我也解释不清了),年前囤积食粮首选,可乐与泡面——这与一年前那时的鲜橙多与米线没啥差别——但好在宅在水母家还算温暖。 然后就坠入昼夜颠倒的甜美深渊。 02 陷入黑暗最忌讳的便是想太多。要是没找到缰绳也只能怪你黑洞太大。最后心有戚戚然却没有力气捶断肋骨也很可悲。柏拉图洞穴论非常自恋,但对于一个行将自我了断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绝赞仪式。观影,与梦游 … /// Read More ///

妄言堆积奢求转身

01 XP少年说你被醉酒男骚扰的经历好神奇,冠名为艳遇。然而什么都不是吧。“还我冰清玉洁的XP来”,我家尘尘的怨念成为XP口中的碎碎念不得不说是时代进步少年觉醒。他总结我之声音为三点,一软绵绵二悲从中来三仿佛干了精疲力竭之事后无力说话。好吧我认了,我之形象已不妄求推翻。随后顺便追溯了下你我相识。不过我一定会用袜子搞个诅咒娃娃天天把玩,祝你和你女朋友分手愉快的哟。嗯谢谢你插屁同学陪我电话牢骚,我竭力塑造的查小皮永远无敌。 02 妄言堆积作茧自缚固步自封。 我们只亲吻只拥抱仅是如此。 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越界。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泓野先生。 回到从前,状态如故?这自然是一个天真的假想。波澜不会一息平复,石子沉落,死鱼将在几个小时后浮出水面,然后把各种泡沫吸进肚中,膨胀,妄言奢念,直至绝望或奇迹大爆炸。大空。一切只需等待。灯塔之光,影子之灯。我需要一个客观环境来弥补一个主观内心。抵御寒冷。当然错误不是翻牌那么简单。必须承认,我在奢望倒回。不对。我一直在修改某种意念中的过去。我想回到最佳引发蝴蝶风暴的过去点。要知道,在被窝里在某人的电话嗓音下痛哭也就那么一次。现在我已经冷漠到再也无法为之动容。之 … /// Read More ///

见面恐惧症患者

01   梦 梦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接收器,收集人的什么讯息我忘记了。请注意,“我”是主角,我是叙述者。被吩咐、不、被强制去做任务。由于“我”是新手,所以还有人示范教学。被推到地铁站还是公交站,我也忘了。反正跳出来,迎面的人群就像推土机的车轮一圈圈碾过来。但“我”屹立不倒。“你”随后拉着我手,抚摸掌心,问,接收到了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点头一下两下。很快,又一轮的碾压开始了……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转身,瞅了眼手机。push的短信。原来梦被电波干扰了么? 加工是这样的。我应是外太空的外派名誉记者,接收的讯息无非是如何参与内政如何窃取军事情报如何化缥缈弱势为大举进攻。地球人潮流不息的奔忙让我活受罪,我正想逃,就被宇宙间谍给逮住。正要发动性攻势,才发现对方是无性体。那么亲一下会怎样?它(间谍)很黑色幽默地摆摆白手指,你别白费劲了……这是一间密室?我会成为“信”奴?反正它不是我们星球上的,既不会保护我也不会投靠地球人。但后来趁着它拎着我去见它的上司时,我运用了某种奇迹(就是你们在电影上常见的)挣脱了它的桎梏。逃至大街上,下班的人群瞬时穿越了我的身体。而它 … /// Read More ///

翻箱倒柜其实是抽丝剥茧

下午四五点,让他们顺便帮着卖东西而开始整理。然后是越整越乱,对于整理癖来说这是一种无法安心的状况。在薄皮娃哈哈纸箱里翻出一本又一本的高中练习本,单行,自动铅笔的字迹。从大一到大三的全部作业。最上面的是《爱丽斯与阿司匹林仙境》,最下面的是《口红》。其中《彻·眠》、《裹尸布里的新娘》和《爱丽斯》都写到了两本。那时候的过程全然模糊。现在只记得了结的痛快,与种种遗憾。 或许以后也不会再在纸上用铅笔写喜欢的东西,这些将作为我无聊而闲散生活的凭证。前几天与企鹅在网吧通宵时也说起大三前很多通宵夜晚都是用来打字。但那之后自己便开始懒惰、缺乏动力。 陪她逛书院,对山水全无审美之情的我不停催促企鹅转移阵地。呀真是浪费大好机会。边走边说,都不记得了。也许以后连“甜美笑容”与“慢速语调”也模拟不来,最后就只有感慨真美好真失落或者那才不是我。 见碎。进化。三人无聊。 夜晚。吃吃。蜗居网吧。 清晨。送别。各自清醒。 还有什么落在那里。我不知道。等我醒来时,已经从虚脱梦转入忧愁事里。然后很抱歉地让企鹅也陪同我郁闷。也许,也许等过几年来看现在,就是一声轻笑,或者几回悔叹。浑浑噩噩度过四年,随心所欲读自己想读的书,原以 … /// Read More ///

死在午后

我念念不忘的一本书。下午两点多,被老大拍醒,喂XX下面有个漂亮MM找你哟。立马塞了本书给我。接住。《死在午后》。当时我就知道是谁了。但是。不可能呀。你明明在南京的吧……让我下去,我就穿着拖鞋下楼了。 对企鹅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你怎么跑来了……她说不可以呀来看你啊。我当时好像是无语了,头脑不清醒,又在计算着时间,坐车那么快么。外面下小雨,地上湿湿的,我一件短袖还是很冷的。然后就把她带上寝室了。在我位置上坐着。先洗漱,再说话。寝室其他两人都在睡觉吧。没一会儿,就让我继续睡……其实我接球电话时很清醒啊,根本没有语无伦次。虽然没听出是谁来。 她走后。我继续睡。到五点多。之前一拿到书时,就翻开看见了夹的四叶草。在这么一本流血与死亡的小说里,也还会有幸运的祝福吧。 再次醒来后,开机,看见群里的零星对话。结果只剩我与企鹅俩人。原来她就在外面网吧唉,我这样光顾睡觉是太无礼了也。讨论完所谓实况转播问题,继而回到现实晚饭问题。然后在公寓门口见。逛了几步,返回,各自点了牛肉饭,哈哈。再之后,就是一路散步,从麓山南路到牌楼路再到潇湘大道,一圈结束。还有小雨,其实,很浪漫吧……OTL 话题扯了很多,但基本都是她在 … /// Read More ///

请让我冷漠地化为一只小袜子

6月1日 牛死在午后!13:13:32 从此做个冷漠的人= = 不对,我一直很冷漠的。 企鹅已死 13:14:02 你哪里是冷漠的人。你是拍打岩石的潮水。 6月5日 牛死在午后! 23:59:41 ……我先去洗澡了。。。 村树 00:00:17 牛死在午后! 00:00:40 为什么没有洗澡的牛= =OTL 村树 00:01:54 你可以把自己幻想成一只小袜子 洗澡归来!说起来昨日,对,现在已经十二点过了,昨日我是下午四点起来。所以现在精神是无比的好。晚上吃炒饭,顺便看《俄罗斯娃娃》。结构原来被我误解了,看下来居然如此简单易懂……摊手。你配不上这个名字,连《盲刺客》的四重结构都不如吶。不过,帅哥很好看!床戏、裸奔很精彩!电视中的男配角很会放电!还是哀怨,前篇《西班牙旅馆》我想买,为什么买不到,打滚!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