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头少年

Jack Barnett & George Barnett @ These New Puritans 话说这两位真的双胞胎么! 热爱就是用来消磨的。反正小猴子连女朋友都找了,我还爱他干嘛(喂其实我早就不爱他了)——可一旦红大了,我就不去爱了,Arctic Monkeys如此,Placebo如此,就连Sean O’Pry也是这样吧。所以说类似Ryan Phillippe这种半红不紫的家伙才是我的最佳本命!这下好了,喜新厌旧者又发现了一个新萌物,These New Puritans,狂听两天《Hidden》而已,对身兼模特的George Barnett很着迷。

花痴的终结

还来说什么花痴无止境意淫无极限就纯粹是来找抽的了。 好羡慕那些挥汗如雨去看演唱会的姑娘小伙,好羡慕那些呱啦啦走着瞧逛漫展的宅男腐女,好羡慕可以凭着一腔热血从一张照片挖掘出奸情大海的过路神仙。要是说,生活中还有什么动力能比过它,一定是睡眠欲;好吧,花痴当然是性欲的表现之一(谁说的!),而它照样和睡眠通向一个终点: 花痴→淫荡→淫贱→勃发→疲软→虚空←沉溺←幻想←意淫 啊,公式推错了;其实我就是想表达我最近比较困的强烈欲求。等我相对清醒后,这些自说自话又成了一派胡言,一定是这样。 反正,找个动力或者立足点,坚定信念生活下去是件很幸福的事,关键得看自己想要什么了。小喜北还在纠结Placebo,这种偏执狂情绪在我身上已经找不到了,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比如说,我依然疼爱小猴子Alex,但他是会长大的(本来就长大了),我一点也不心疼(用不着你心疼),即便他找了男友或者女友(呀后面这个我怎么也说出来了),我也不会计较,不会哭着嚷着去杀了那个贱人闹着想着睡不好觉,只会“哦”一声“祝你幸福呀”的我果然是太好人了。猴子们的原盘没有买过,MV没看几支,演唱会根本不奢望(如果能来中国自然好,但估计我只有20 … /// Read More ///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Belocked

写这章状态很不好。现在又觉得自己是“小说脑残作者”了,唉。不过这章出来后,相信你也看到了或者猜到了某种走向。一种微妙的交错感。如果要找对应的话,我们两人都可以回顾某一年的闲人生活。但现在,你我都远离,只有音乐相伴始终。 我只是想让某种被蒙上灰的东西再度出现你的面前,感慨并非“真熟悉”而是“好新鲜”。也许真正运作起来又幼稚得很,在所谓的情绪梳理上,我果然是退化了。如果拿概念比较,这不是你倾心的“观念小说”,沦为“印象小说”我也就满足了——啧,其实我一直想完成宏大的心理小说呀! 具体的情节提示,完全不必要。相信你都能领会。 是的,我们都认识四年了。在我写这篇的后半部时,你正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吧,等你在看演出时,我便是窝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这些差别都无关紧要,彼此理解欣赏各自的热爱其实就是陪伴。真的很抱歉,没能在这次赶去北京与你见面。但如你所说,迟早会见,见见就好。 能包容彼此的发嗲扯淡,实在是很有安全感。 那么告白结束。请猜第三章…… ——谨献给挚友agina

集体祈祷,有爱地

6月4日 emily 23:28:24 周四开始连续3天帮我祈祷。。。 emily 23:28:34 还有。。去看我BLOG。。。 那么以下图片來自emily的「幻觉。游乐场」: Stef同学你已经肥了,我要的少年去哪里了呀!捶地,你个死小受! 深情的、绝美的、王子与公主式的一吻。 好吧Brian同学我已经自动把你过滤为女。 特写,照顾眼力不好的同学。请看Brian的舌、Stef的颈链。 KISS DATE: May 31st 2007 BAND: Placebo

亲爱的,写封信给2005

亲爱的洋果子: 看见这些的时候,你已经在上课了。我现在对高三那段时日没有任何痛感了,只希望当前的你可以在轻松的心境在度过高中最难熬的几个月。像我们平时闲扯的那般,动不动就把音乐当成疲劳的缓解药。毕竟生活中总有太多的变故,你我都无法预测,于是抱怨或者倾诉才成为最正常的情绪宣泄方式。记得一年前的冬天,你用手机照明写了封信给我,短小而又破碎,虽然我看不见泪迹,却从那颤抖的笔画中觉察到你的悲伤。时至今日,我也无法给予什么真正有效的帮助。如果说空间的距离培养了心灵对等的沟通力,那么你与我之间的相知也不是几番言语能够描刻的。我们喜欢着相同的作家,相同的乐队,虽然为数不多,但已是这相识一年多来的时光赋予我们的温暖。 前不久你兴奋地说,用一年的等待终于买到了The Rasmus的碟。正巧我也看见了他们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张。说起来,去年的我们正是这般交流着彼此的购碟情形,仿若得了宝的孩子炫耀个没完。2005的年初,我疯狂地迷上Placebo这支华丽乐队,只是因为精选辑《Once More With Feeling》里的一首《Twenty Years》。在自己20岁之前听到这歌,心情却是难以掩饰的悲 … /// Read More ///

Twenty Years With Feeling

[现在的音乐是Placebo的20年,如果可以,请静静听完] [时间一晃而过,我珍惜的但愿不是虚无] [无聊者,迟早等到来自内心虚无弘光的照耀] [心沉溺不甘,我们也不能逞强。放松,放松灵魂] 二十年 也就是这样。意味着自己走到了大约一半。年华的仓促,谁也都知道。 我实在不能说改变什么或者抵达什么。那些旅行的意义,我始终领悟不到。 我。在十来岁的时候,自以为很懂事。然后想,我只要活到30岁就好了。 真的。这不是幼稚的心血来潮。而是思考了很多年的人生问题。 我真的想好好找个地方,想出一个轻松的方法死掉。当初。 可是,实在没什么好的方案。所以又想推迟几年。其实,我就是怕死。 那天,兔子说,哇,老不死的,还二十大寿啊。 可把我笑死在被子里啦。当然,我也时常嘲笑着自己。 十岁之前,在那个地方。表象宁和地行走,然后消失。青梅竹马也散成泡沫。 十岁之前,狭窄的小镇,终于放开了拥抱。我却早已离经叛道。游离的是心。 十岁之后,我似乎很乖。但接受了一切可能的讽刺。 十岁之后,我家的阳台还是有守望的影子。早出晚归的离开,其实更不想束缚。 那些时日的我,拥有的唯一信念,不过是去旅行。要么是陌生,要么是安定。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