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恐惧症患者

01   梦 梦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接收器,收集人的什么讯息我忘记了。请注意,“我”是主角,我是叙述者。被吩咐、不、被强制去做任务。由于“我”是新手,所以还有人示范教学。被推到地铁站还是公交站,我也忘了。反正跳出来,迎面的人群就像推土机的车轮一圈圈碾过来。但“我”屹立不倒。“你”随后拉着我手,抚摸掌心,问,接收到了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点头一下两下。很快,又一轮的碾压开始了……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转身,瞅了眼手机。push的短信。原来梦被电波干扰了么? 加工是这样的。我应是外太空的外派名誉记者,接收的讯息无非是如何参与内政如何窃取军事情报如何化缥缈弱势为大举进攻。地球人潮流不息的奔忙让我活受罪,我正想逃,就被宇宙间谍给逮住。正要发动性攻势,才发现对方是无性体。那么亲一下会怎样?它(间谍)很黑色幽默地摆摆白手指,你别白费劲了……这是一间密室?我会成为“信”奴?反正它不是我们星球上的,既不会保护我也不会投靠地球人。但后来趁着它拎着我去见它的上司时,我运用了某种奇迹(就是你们在电影上常见的)挣脱了它的桎梏。逃至大街上,下班的人群瞬时穿越了我的身体。而它 … /// Read More ///

暗暗同学

昨天怎么受刺激了?主动联系上暗暗同学,唔,我有功。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一直迈过零点。客厅里的水母兄他们在看很强大的金三顺。我蹲在内阳台听听筒里无比妩媚妩媚到我骨头酥麻无比可爱可爱到我要扑倒电话的小暗暗之声。当然事情是从我开始。但是我却是无赖不要脸地扭头,没有啦开玩笑的啦。继而暗暗同学爆料,牛我发现我不是GAY了……啊,暗暗我对不起你,我还是说出来了……其实那时候我没有听清,风声太大……暗暗却问你被打击到了么?我才没有,问为什么。他说就是男的女的都不喜欢了!好,就这句,萌!再下来,我们要两手相握依依相惜么。再下来,八卦男,我,继续八卦暗暗同学的私/性生活。再下来不知道如何扯到了新娘同学。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口头上说新娘的真名了。其实,上回和暗暗通电话貌似也是一年以前了。好怀念我被暗暗打击嘲笑以至玩弄的夜晚,啊有么,昨天也被打击嘲笑了么。然后顺便就我萌的小孩子也八卦了一番。到后来又变成了学暗暗说话的实例教程。 今日和新娘说时,萌啊,我好萌暗暗。新娘一开始说,好打击好打击好伤心好伤心,但是出去一下再回来,就说开始萌小暗暗的LOVELESS。 对了暗暗,那个,我萌的小push也是 … /// Read More ///

再勃,学尘土吼叫

一、尘土你快点给我画美少年爱爱图! 二、kik你送我的同人快写完呀…… 三、pushpushpushpushpush( 对手指)

身高不是问题!

这么淫荡的聊天自然不能放出来看,大家快趴下,趴下。 小Push是我徒弟吗?不知道。他是牛,所以我成了大牛-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