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王子被踹死了

01 猴受牛攻 晚上去买饭之前,绕道买了鲜橙多。自3号回学校后,这是第三瓶了,啊,我好爱你。下面可不算是卖广告哟:绿茶我喜欢康师傅的,但鲜橙多还是统一的好,汇源就死开吧。在疯狂作息下,吃米饭是最幸福的事,我居然可以自豪地说出,在南方一天吃一顿米饭就是很营养的哇,其实内幕就是,我把早餐和中餐都睡过去了噢也。也是在去买鲜橙多的路上,想到自己牛魔王身份,并结合之前有人表意明确的攻受指向,得出我追溯古书的推定:孙悟空就是受啊、是受哇,牛魔王才是攻!看人家孙猴子多活泼可爱古灵精怪,典型活泼受;牛魔王才是朴质敦厚老实被欺负,典型笨拙攻。啊……虽然我不满意笨拙,但好歹攻是多么可爱的呀。 02 邪恶王子 昨夜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了,噢噢噢,OTH有更新了。文盲的我,自然是要等字幕组出品。One Tree Hill第四季十六集,老子可是等了一个来月,实在是想死你,实在是“我被变态弟弟杀死好了”。趁吃晚饭的时候,便点开从驴上拖好的文件。给我一击,开场前情提要居然是从坏蛋大叔Dan开始,喂,变态弟弟去哪里了。 我不得不说,这16集实在是看得我心惊动魄目瞪口呆差点饭都吃不下了,不过为了不浪费得来不易的米饭,我还 … /// Read More ///

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 · 上

01:43 我不知道该怎么刺激你。电台里咿咿呀呀地叫嚣着各类情事,茶水也凉了,眼皮挣扎了四五下终于投降。旋转钥匙的那一瞬,担心对方会责怪自己,于是像作贼一样轻轻地开门。却没见到他,难免有点失望。报纸下面是尚未整理的CD盒,你随手抽一张,播放。沙发上的外套还残留着气味。靠过去,在习惯中把记忆抛弃。他对你说,别依赖我。那应是第一次见面时的规劝。 你把领带解开,再以你打结的方式在他颈上系了蝴蝶结。当他抱你时,你以为自己是在和一名高贵的王子亲热。他用胡须摩擦你的背,随意地一咬,像挑食的猫,先尝,然后才把你完整地吸收干净。你问过他,什么才是理想中的身体。他只笑而不答。 电话第四次响起时,你探了探身,盖在胸前的杂志滑至地板。穿着深蓝色礼服的男子从铜版纸上轻盈地走来,鼓掌声在闪光灯的刺激下愈有膨胀之感。他们围着他,谈笑风生。双手插口袋,无趣地把玩旋转门,他朝这边眨了两下,就好像施放魔法一般,把骑士之剑甩了过来,人群皆变成你的宿敌,纷争,电光闪闪。拽着他的长礼服,不听解释地向前冲,他连连叫着这可是样品。那又怎么样,反正又不会当商品去卖。他喘着热气,顿了顿,我们去吃夜宵吧。 喂,怎么都不接电话。你嘀咕道 … /// Read More ///

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 · 下

12:52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将门打开后,小睿很快丢来一双深蓝拖鞋。但其实也不用穿鞋,赤裸的脚与瓷砖接触,很是清爽。你跟在他身后,但看见软沙发后,便很主动地跃过去,压着,靠着,世上再也没比此更舒服的事了。“喂,《杀死比尔》与《罪恶之城》你选哪个?”你凝着眉,“就没轻松一点的吗?”这时小睿笑嘻嘻地说,“那我们来看《梦想家》。” 红色。黄色。黑色。肌肤在帐篷里化为空白画布,亲吻是最有效果的颜料。对白。模拟。影射。牵着手奔跑,计时,在老去之前大口呼吸。请猜我。请猜我的梦。 “别来烦我。”手依然在动。从上到下。从发稍到脚趾。像贪欲的蛇,对引诱的课题兴趣甚浓,探求不息。苹果。苹果花已开。 要惩罚。要惩罚。原罪。亵渎。女孩平静地躺在地板上,凝视着。在高潮之后痛哭流泣,是对你的感恩。是喜。是怅然。可是为什么这场暴动却带走了远方的你。不,像你所说,我们活在自己的王国,我们自己革命。梦像一把火,烧掉了美好,灰烬全是奢求,这是破晓时的童话。你说。不正常。太不正常。 “好了,别靠着我。” “真小气。碰一下会少块肉啊!” “你满是汗……” 旧摇滚。伤情的说辞。只有岁月见证抗争的青春。纸片飞扬,散发的可不是 … /// Read More ///

他如山根般傲慢,你如中村般邪恶哪!

illustrated by 中村春菊 应该从前天与碎的见面说起。哦不,是大前天开始的纠结事。碎真是个麻烦的男生,来不来、什么时候来纠结了一天半,Orz。反正星期五是让我白期待了。星期六继续懒觉。开手机已经是十点过了。正好他从那边赶过来也挺远,那么,我就玩游戏吧-_-。 他完全是来蹭饭的。不过我自己是N久不去校区,感觉很陌生嘛。什么都不知道,拜托同学你也好歹在这里待了四年。倒塌……从一碰面,我就闻到碎身上的香味。呃,同学你又不是来会情人,Orz。反正我仗着比他高,是很想抱他啦~哈哈,不过米机会让我占便宜。 下面说一个新认识的小孩子。从网络找到我,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大一生。真神奇,他和碎是一个地方的。嗯嗯,反正我知道你的名字,小超超~其他人就不要跟着叫啊叫的。这小孩子头两天挺缠人,我也满有闲。到最后,我给他的印象竟然是猥琐男叔叔。嗯嗯,没错,谁让你在我正迷小孩子的时候找上门呢。不压倒才怪。我的亲友团都是一个劲地支持的说!!! 很奇怪的,碎见我还满喜欢这小孩子就不乐意了,我说你吃醋啊;很奇怪的,小孩子听闻我要请碎吃饭也不满意了,我说你也吃醋啊。OTL,我知道老子的人气没那么好。 话说我知道小 …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