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1 18:11 2

蛋黑先生


musician: Dan Black @ Un, 2009
photograph by Eleanor Hardwick

与其感慨Dan Black竟可以如此英伦清秀,不如惊叹帮他拍Press Shoot的摄影师是位1993年生的姑娘。于是乎还是那句老话,浪潮总把人拍死。

回到突如其来不花痴不行的Dan Black身上。对The Servant的印象停留在2004年的同名专辑,2006年的《How To Destroy A Relationship》忘记下没下,也许是听过便对不上号。然后他们解散了。另外,直到听到这张《Un》之前我甚至不知道Dan Black是谁。听他Solo专辑时,我即便多不希望有类似The Servant的感觉,却还是从他的嗓音里找回了那么点熟悉。没办法,谁让都是他的嗓子呢?

专辑封面很耶稣他孙子,很欠扁。另外奉送一张有点发麻的宣传照,有密集恐惧症的不要轻易点(虽然没有莲蓬乳那么恐怖,但……),此处

最后喊一声,把插头插座和Mr.蛋黑都打包到我的梦里去吧!

Today in History

2008  •  枕边微光#002 | 人人都爱雷蒙德 I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