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08 15:29 3

三棱镜,逆光

Side A

早上来准备接结尾时,点了很多别人的链接,然后被打击到了。又开始自我唾弃,觉得写得好糟,我就是垃圾制造者吧。兔子昨日笑称,你应该制造废品。所以在这点上我绝对要与尘土亲密拥抱,金牛座的苦你们外人不要嘲笑。

也在昨日,看见尘土这话:“很多人会用聪明或者什么主义掩饰无能,尤其是情节无能/生活无能/感情无能,而让别人感觉到的是无能还是无视,就看你怎么把握自己摸到的那副牌了。

击中我心,我标榜自己情节弱者标榜老子是走心理路线,其实就是举手投降“我太废,写的都是垃圾”。

尘土在台下大声喊,喂死牛,不要老复制粘贴我的记录,这样我会被很多人掐死的。可是谁敢诋毁我家尘土,迟早让你死在黄土高坡。

一个傍晚的构思。一天半的挤牙膏。我为我的语言简陋而泪流满面。一切都在我,是我不勤奋,是我长久不阅读。语感都快被百鬼丸斩灭了(顺便花痴,百鬼丸好帅,妻夫木聪我好爱你)。

至于说我的高中情结,嘘,你知我知便可。

Side B

所谓的官方人物简介——

顾小黑,主角。(顾小白我真的不认识你。)

杨小睿,祸水。(小睿睿我暗恋你已三年。)

查小皮,坏人。(XP你快感谢我让你做攻。)

所谓的逐条逐项注释——

XP=插屁=查小皮,如此赞如此可爱的名字我怎么可能不挪为己用呢。尘土你也快来看,这就是你念叨多时的“如此冰清玉洁的XP同学”,我还给你!

至于杨小睿(=碎钻)同学,完全是你的发情才触发我写这篇,把你拖进来足以表明我对你的爱,你竟然还不主动让我抱!无耻之徒!

顾小黑,为了配合其它两位可爱名字而捏造出来的可爱主人公之名。其真身是英俊万分温柔万万分的顾吟捷。然而一个错位,本篇成为“猥琐的顾吟捷前传”。

我对不起你。

The One

四,我自然不会忘记你的生日。这两年临近八月我就心虚不安,现在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愧疚了嘛。其他人还好,至少拖欠了没有写就是无赖。而给你已经写了上篇,却没有后续,等于是言而无信。

也就在这几天想到这个事,还是无法在那篇小说背景下开另一个头。所以鬼使神差地想出这个短故事,甚至有点牵强地扯上了《我们只是一层薄雾》的男一号同学,顾吟捷。

暂且当成生日礼物,还请不要介怀。我知道我知道,我还差一篇完整的,我会补上。

你我都不会忘记,我充当顾吟捷你是丁小克彼此通信的时日。我说对等沟通者也好,你说知己也罢,地位都无人能取代。诚如你的新标签,Soulmates Never Die,诚如你那保持如一的信仰,故事永远通向内心,哪怕有无数个结局。

多年后,我还以“亲爱的洋果子”写信给你时,不要嫌弃我矫情,耶。

好的,顾吟捷,请把你的身体打开,我来给你爱。

photograph by 村树

三棱镜,逆光

——写给四,《我们只是一层薄雾》前传

0

幽谷百合离糜烂只有一步之遥。

2

少年A咬着下唇,就差没把裤兜里的折叠小刀掏出来威逼利诱,喘气,呼吸,那片树叶很煞风景地落在他正要吻下去的部位。妈的。喂喂不要抱那么紧猪头已经够热了!可是体温上升并不是我的错,少年A不顾少年B的别扭劲儿,硬是将那脑袋按在自己怀里。

少年B说,我的体温一直保持在三十七度五。

少年A回,对,你是恒温妖怪。

咬他耳朵时,少年A觉得这只动物非常柔软,就怕碎镜一圆美好童话还原冷酷现实。少年B的耳朵一阵抽动,妈的,又是树叶,现在可是夏天。少年A吐了口痰,顺势挪了挪屁股。怀里的少年B也顺便伸了伸懒腰,继而将少年A的脑袋揽住。你说,这里肯定发生过谋杀案吧。

冷笑着,少年A拍掉对方的手。你莫不是想死在我怀里,别做梦了同学。

这有什么,没听说天才命短么?

少年A不再回驳,扫着少年B的发,然后紧紧地贴在那后颈,不停地亲吻。不,这已经不是吻,而是吸食。

原来你是恶魔。

微风怎会知趣,密语情话一如噪音,少年在少年耳边说着我想你你想我吗我当然想你我怎能不想你可是谁又知晓谁。

他抱着他。

1

下面请顾同学上来解这道题……听见这话,我才从时空穿梭机里跳下来,接过粉笔,很快唰唰唰地列出步骤。重新坐下,便不再抬头看黑板,一脸呆相地瞅着课桌边线上方的图纹,他的后颈。

杨小睿虽然坐我前面,但他除了皮肤白便一无是处,于是被我长期忽略。或许应该说是我过于自负没什么朋友才对。查小皮以前还会一起骑车来学校,可现在他要参加体训,上下学时间都错开,这时我当然会知趣地耸肩,然后转身。谁知那个和我同样高大(喂喂谦虚点好不)的小皮同学会说这么一句冷笑话,抱歉又让你孤单了。

铅笔哐哐地撞击着同桌的铁皮文具盒。我一把夺下笔,吓了她一跳。写上这么一句:哎,我是不是很目中无人?同桌一笑,点点头,抽回她的便签薄,补充说明:你太冷了我们都不敢靠近你。

笑话,这都哪年代了还流行校园冷酷传说么。我做出迷死万人的微笑回敬她,随后恢复常态,托起腮帮子瞅着那个图纹,确切说来,是吻痕。

2

查小皮从教室角落里走上讲台,大笔一挥画了个圈,接着作势将粉笔头当篮球瞄准投入纸盒。数学老师惊口未合,等到他返回座位后才喝道,谁让你写答案了,过程呢,同学们呐最重要的就是推导过程,最后答案不过是……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老师的唧唧歪歪说教开始了。

这时还多亏杨小睿的举手救场,要不然就真成政治课。

查小皮嗤了一声,大剌剌地卷起长袖,趴桌而睡。

鬼要你操心!

他甩上门,砰——杨小睿面对着阿姨的笑容一脸尴尬。小皮他妈反倒坦然说来,这孩子就这燥脾气,来,小睿吃苹果。

话说苹果其实是用来毒害纯洁少年的玩意儿。查小皮当真把客厅里的人当回事还是上个暑假的事,可是青春不就是用来玩的么。鬼知道你的屁股有多翘。

只是当杨小睿重新搭上他的腰,查小皮不禁陡然一颤,双脚猛地直往下蹬。抱不紧没关系,坐稳了便可以出走。其时,杨小睿真乖乖地贴在自己背上。

鬼呀。我做了一个春梦!

你是杨小睿,我是我。我载你去学校,你并不是坐我车上,而是……坐我身上。原来这才是你欲求的美好体位么!

去死啦!杨小睿狠狠地打着骑车者的肩头。

1

这绝非我本意。我是说,用一节课时间研究他颈上的吻痕却徒劳而返郁郁寡欢之境。在两相比较下,杨小睿的皮肤比我同桌女生的还要白,这倒是让老子小吃惊了一下。于是在如此背景下,一两朵吻痕的点缀更生得娇媚。哟——你小子恶心言情剧看多了,大男人的竟然会因一个白脸书生的肌肤顿生困惑。

英语老师走上讲台,唰唰就写下两句话。我一个斜眼,只觉得第一个字母A活像男人胯下翘起那物,那么它下面的B便是横躺的屁股了……淫荡一笑,却被同桌拍了手肘。叫你呢!

哦哦,连忙起立。今天怎么那么倒霉,每开小差便被逮到,好在本大爷天资聪颖一身正气自在心中(纯属吹牛)。

前方的杨小睿,头更低下去。脊骨耸现白皙山峰,唔,不错不错,吻迹就犹如那初升的旭日。东方红么?还不如说是半边天呢。

但是乌云,也就是我手掌,缓慢缓慢地蔓过去,一切光亮即刻抹杀。

——干什么啊?

——还敢问,睡醒没!

——哦、哦谢谢你哦。

可是谁又知道我从那双迷糊的眼中窥到了一点隐秘之梦。真是抱歉了,在下从不自称捕梦人。你爱杀谁谁请自便。只是,杨小睿明显受到了惊吓。整节课都缩着肩头,偶尔严重到抽搐呀。 (嗯,你真可怜。)

所以说,要不是我,你还无法得救。

2

什么嘛,你站在球场边冒充女生啊!查小皮一阵皱眉,硬把对方拉进场内。杨小睿一语不发,却很努力地与他们抢球。跃身,而坠。汗珠越狱成功。查小皮确是怒气冲冲地拉开围观者,扶着杨小睿离开闹腾之地。

要不是有那么多人,我真想抱起你哇。

谢谢你哦,给我面子给我尊严你怎么不去做变性手术呀!

这样吧,咱俩毕业后一起去变性,然后……

然后什么?

两只蝴蝶飞飞——

可当时杨小睿真的看见两只白蝴蝶从头顶飞过,靠在查小皮的肩头,仿佛身体一下化为乌有。见鬼,我为什么要依靠他。心里头的怨言怨语始终还是憋着,因为他实践的其实是,接吻游戏。

小树林里的暗影。

学校的后山成为幽会最佳场所已无须多说。重要的是,观察地面会比凝望天空更有乐趣。在查小皮抱着杨小睿的十米开外,还有条貌似未曾使用过的安全套,看在眼里,笑在嘴边。我虽然没有那么坏,可也不用装纯洁吧。查小皮的裤兜,一边一物,左是折叠刀,右是安全套。

要不然我们来一场模拟,先奸后杀,何如?

0

花季雨季,其实是狗屁朵朵放。

-1

我姓顾。男。十七岁。高二。理科生。

网络ID,顾小黑。其实小黑是我家的傻狗。

心情不爽,于是弃球场而去。穿过排球馆时,我那位女友还一个劲地直摇手,就差没把鲜花捧上。身为啦啦队员,边摇边喊XX我爱你请加油,实在是锻炼人。我摆摆手,便义无反顾地迈上台阶。吾牺牲,谁登仙?

所谓闲庭信步才最富情调,我又不是才子,这些花花草草不要来烦本大爷。想当初牵着她的手想借机骗走对方的初吻,却发现俗套在前、纯真已成空。她甚至点着老子的鼻子斥责,谁会为你保留呀,真白痴。

可是我们还是十七岁的花季啊(个屁),要以学业为重。虽然我是游手好闲伪君子,但门门考试满堂彩却也不在话下。

我知道你会说这种自夸其实是用来扯的,那么好吧既然我是虚构中的人,你又何苦来与我较真呢。

好累。

我来帮你拍拍吧!

这绝对不是给我的答语,谢谢。要不是这棵棵青松遮掩我,我早就吓退了一对可人儿嘛。好奇杀不死人,我只恨没带自家望远镜来。

树林里的少年,下身绝对没有穿。然后,他身下还斜躺着一位。胸口敞开,异常白皙的皮肤。当时我期盼着他们的任何动作。生怕鸟声惊扰了后续调情。

可是。少年继续说话。

我明天去给你买衣服,今天我载你回去。

怀里人没有回答。剩下的,便都是嘴对嘴的交流。

妈的。

老子硬了。

那林中少年明明是我邻居,那怀里人明明不是女人。

妈的。妈的。妈的。

我该怎么办?

2

杨小睿解开绑在自己颈上的领带,撒在身后人的胸前。喂,这是送你的呀。不要不要不要——他发疯地跑起来,很快便抵达亭子。追赶过来的查小皮收拾好林中温存的各种余韵,上气不接下气地靠在杨小睿肩上。

离下课还有七分钟。

亲吻二十二分钟。睡眠七分钟。我们在一起二十九分钟。

他睁开眼,仿佛目睹外星人不觉扬起手,指着正前方。他拍拍左边的他,他迷恋着他身上的体味不肯抬头。

身影一闪而过。我记得你带我坐过旋转木马。

他在说梦话,下次要一起去坐摩天轮。

可是,杨小睿心里清楚,下次等于永不兑现的美梦支票。

1

我看着他如坐针毡便忍俊不禁。同桌还问我,你老笑什么?我摆摆手,我在回味昨晚看的默片。讲什么的?呃,讲一个男孩如何为了掩藏自己的爱而踏上冒险之旅,最终他做了个梦,他其实是条美人鱼,但是被王子狠心抛弃,他在消逝之前,朝王子吐了口痰,王子立马跳下海,浮在泡沫旁,大声喊,我要去死我要去死。梦醒了,男孩发现自己没有尾巴,抓着旁边的墙恸哭。墙倒了,但是男孩没有死,他慢慢转向镜头,说了这片子唯一一句台词:I’m a little girl。

英语老师正布置一篇作文,我和同桌迅速埋头。同桌小声说,一点都不好笑。

哦,我瞎编的。

其实一切事实依据皆在前。杨小睿,你的身段去当美人鱼没的差。我终于可以窃笑你的王子原来近在眼前。

拍。

干吗呀你!

帮你打蚊子。

那吻痕被生生地刺激,泛白,但又慢慢返回情色味浓厚的肉红。就好比他手臂上的胎记一般,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会经常抓着查小皮的左手,戳那小团胎记,变淡变淡,随即又复原。

查小皮,原来你表面体训、暗地约会么。

2

哎你说,我要不要去申请个免晨训资格。查小皮嬉皮笑脸提出咨询,还好没被无视。要申请就去呗,杨小睿拉拉自己的挎包,你为什么不去晨训啊,别人都去……因为我要睡懒觉。

当然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杨小睿不屑地撇撇嘴,我就知道你脑袋里尽是歪念头。他抱怨着,但很快站住,对了,我们班顾小黑也住这附近?

查小皮按住车柄,扭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有次晚上我出来看见他倒垃圾,然后打招呼……走人。

他就住我家对面那栋,之前还一块上学呢。

可是我觉得他怪恐怖。

咳,他不还坐你后面呢,上课不也老被他盯着。

噢。

杨小睿又微微低下头,这时查小皮只想摔开自行车,抱住身边的家伙。可是路人大妈路人大婶保持着始终如一的窥探笑容,小皮回来了呀。

晚上好,阿姨。

晚上好,想吃什么水果自己拿啊。

我要……香蕉。

-1

想当初我和查小皮是一块洗澡一块比小弟弟长短的交情,现在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这是因为谁呢,杨小睿?你还不够格。没有看见你被他抱起来走出小树林是我今生的遗憾呐,严重了,然而更严重的是老子的勃起未能抒发,这才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呀。

喂,小黑,你耍什么文艺腔。

没有没有,我小黑只是一个虚构ID,故事发展又由不得我。

我总不至于掩着下体神色慌张地跑下山大喊,非礼呀我被非礼了。猥琐下策甚至是擦着树干吧,泄欲要紧。可我不想被深山(是么)冤鬼(有么)缠上,直至我阳气俱散。

然而他们俩不厚道地又在一上一下地虫状耸动。喂,我们这里可是文明学校。身为校三好学生的我,应该去检举揭发对吧,对吧。

所以说像那什么宣扬同性恋永恒爱情的《断背山》坚决不能引进,简直就是毒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嘛。

嗯,我不是同性恋。

可是,小黑,你,看见男人勃起了耶。

耶你个头,快点把香蕉一口吞了,噎死你不偿命。我这是正常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唔,只是肉色刺激而已。鬼知道那不是狗男女而是狗男男唉。难道我要用自己的右手来替他们来赎罪?这、什么社会。

或许坐在电脑前的你看见这些描述觉得莫名其妙,喂,难道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当然如果要以呕吐来表达情绪的话,我只恨找不到纸巾来擦嘴。想像曼妙女子林中戏游场景,那真是抬举你们了,查小皮。

2

查小皮锁好车,便急冲冲地奔上楼。

喂你是不是忘记了捎礼物给我/什么/我的身体不值一提就别打开了/不打开的话我如何给你礼物/快把手拿开老子已经憋不住了/哦哦我抱着一起上厕所一起洗屁股好了/滚/你妈的强硬个屁啊信不信我掐断你脖子/我怎么想起谁老说喜欢舔我脖子/别把我当狗看/你要不是狗的话为什么要问老子要骨头啃/现在我明明是准备把你撕裂/妈的别那么快/痛吗/老子要上厕所/哎哎哎你如此爱我……

杨小睿穿好裤子,拎起包急冲冲地奔下来在路口还撞了一个人。

1

放学后我给女友打电话时说,快来爱我。女友却对我说,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分手吧。我说,好。嘟嘟嘟电话打不进来。

他路过我身边时,连忙拉住,差点连手机也掉了。疑惑的偏头。我死不正经地靠在耳边,说,你后面的那些都是查小皮弄上去的吧。对对对,我百无聊赖就为等待杨小睿之脸唰地变红然后泛青的这一刻。

2

一年以后杨小睿拿着报到单去领钥匙时,在楼道口碰见查小皮像兄弟那般揽着一个曾让自己惧怕的男人走出来。他微微笑着,叫着两人的名字。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上宿舍三楼。

查小皮对好友说,瞧,他还是那么害羞。

好友点头,嗯,我见过他哭泣。

-1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向你们发牢骚,网络虚构热情,现实冷藏欲念。谁知道我爱谁呢?喜欢男人早已不成罪,完全是疑虑害了我。倾诉却捅破了这层白纸,洞中的你,或许拥抱着别人。但照样不妨碍我注视着你的一切。

他是查小皮。外号插屁。小时候玩迷藏游戏时我会跟在他后头躲,打群架时为他奉上我的双手双脚外加一颗铁头,堆沙堡时把沙子从他后领口放进去再趁机扒下他的裤子。可是如今我却不太认识他。生日,篮球,睡觉,我仅了解这些。

眼前的这个家伙明显在我了解范围之外。我又何苦为了一次偶遇一个路人而伤身子呢?要知道正在发育期的男孩的精液可是很宝贵的。

罢,自找没趣。以上纯属虚构,如有巧合请拨打夜店电话。

喂喂别走!

还有什么问题?同性恋?我绝对不是,硬要分的话我也是“境遇性同性恋”。学术名词没有听过的话,那么去请教百度。算我一头热血跑进这里来谈心,现在我也冷静了,你们就放过我吧,没必要为了追求我放弃你的大好前程。

告白?当然当然,我绝不会对他告白。

那么以后顾小黑这个名字在此消失,祝大家性福。

3

他抱着他。他看着他。

少年C的出场,并没有惊扰到温存中的两人。少年B低声说,你兜里的刀是用来削水果的还是用来防刺客的。少年A笑道,你怎么不说是用来威胁人的,比如说他。然后回头。嗨,你也逃上山来。

来者略微点头,视线一直在少年B的颈处扫,那就是你的杰作。

少年A很得意地撇嘴,这就是我不为你所知的一面嘛。

我看你是撞鬼了才会兴致大变。少年C顺势也蹲下来,按着少年A的肩,手指一根一根地慢慢弹着他裸露在外的肌肤。树叶落下来时,少年B说了句,第十三片……少年C扳过少年A的头,从正面挥过去一拳。这突然而至的攻击让少年A毫无应对之术,松开眷恋调情的手,倒在地上。少年B从中跳开,抱着膝盖,看少年C掐着少年A的脖子。那个姿势正是前一刻少年A对自己做过的。

少年C慢慢吐字,你这家伙……从对方兜里掏出刀,继续贴着少年A的脸说,你果然把我这把武器随身携带,哎好感动哦……少年A照样嬉皮笑脸,喂快放开我。

刀刃闪着白光沿着少年A的眉线滑动。

我目中无人。

少年B很冷静地去拉少年C的手,别这样。

对方很干脆地甩开,也甩开了手中的刀。重重地压在少年A身上开始吻起来。在一旁看呆的少年B心想,这难道就是……愤怒的醋意。他正准备起身,左脚却被抓住。少年A的手,上臂被少年C紧抓。

挣脱钳制。少年A一把拉过少年B,从颈而下,衣领歪斜,肩头毕露。少年C等于是如法炮制,甚至将领土扩张到了少年A的球裤。

喂喂会被人看到的。

那又怎样,你看他还不是这副惨象。

然而当少年C摸到那枚自己都没舍得用的安全套时,少年A顿时一个冷颤,向后撞了下,直击少年C的下巴。

住手啦!

那石块飞过来时,少年B正软绵绵赖在少年A怀里,享受阳光雨露享受吻。被扬起的灰尘让他睁不开眼,但心虚和后怕更让他不敢面对少年A的直视。少年A轻声说,怕什么,我们又没做什么。

少年C哼了一声,悄然离去。一切越位只在心底犯规。这样很好。

1

几年后我被一个叫泓野的男人缠上,这就是我早期放荡不羁晚节已不保么。但那已是后话。反正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推着车敲我家门,十五岁的嗓音:

顾吟捷,要迟到了!

时至今日也只有你会一字不落地喊老子的真名。我真的愧对你么!我可是为了你强抑欲望来保守你的秘密呀,当然我这样不对,我应该无所谓地冲上去,揪起你衣领,狠狠地抛下一句话:插屁你个死同性恋,我爱你。

然后离去。

0

大波斯菊盛满了一勺勺毒药,专为你怒放。

08/07-08, 2007
Today in History

2009  •  繁花将尽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