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8 13:29 1

公车怎么还不来

照相的时候我一脸不情愿。郁闷的嘴脸。愁苦的嘴脸。正经的嘴脸。集体照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千人一面千人一面千人一面。继续和她们说我学位的事情。被催促着去找院里人说。但过去依然是无奈的摊手。好吧我就是白读了四年。

我怎么还不去死。

尘土君这时候用你的签名不仅是想你也是念叨你怎么用掉了我一直以来的心声。

在六月的阳光下,走到熟悉的公车站牌,等,来往的人真少,像以前即便是星期一也会很繁忙的堕落街现在真的不堕落了。

皮肤过敏。

小时候夸张到碰下花花草草手臂痒起来后就蔓延至全身,至今想起来都很恐怖,就像那么多年走在不平坦时时凸出来的马路上,一阵阵的痛。有好几年我没有发作过。以为这些病随着童年的消失而留在记忆里了。

可是今天早上却因为这个醒来。我以为是蚊子咬的,但事实远比我以为的要严重。

也许是心理压力。也许是夏日烦躁。

这就是我不喜欢夏天的缘故么。可是我好像也没什么喜欢的季节。

等了许久公车才来。我想起多年前听侯湘婷那首《真夏的公车》的所谓天真嘴脸。

投币再见。

Today in History

2004  •  蒲公英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