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2 22:33 0

不能再温柔点?


《房间之内欲望之外》,走走,2004

01

这是一本我从未看过的小说,因为几年前我读过。

那时候还特意跑到另一个城市去买《收获》增刊,在众多亲戚的热情慰问中把书放在屁股底下,夹菜吞咽,仿佛不说话是年轻小辈的特权。那时,这篇名为“房间之内欲望之外”的小说我已经看过,买下来仅仅是因为我的“占有欲”。留个纪念。

我很嫉妒这篇小说的构思,第一次看便觉得这正是自己也想写的小说。开篇是房间的叙述,接下来是东南西北四章。短长篇。很容易就看完了。耸肩笑笑,当年天真的我也不过是在说笑,情节派哪里是我的能力所能抵达的。

不过时候真不早了,二十四岁,托马斯·品钦在二十四岁时写的是《V.》,我自然不敢拿自己去与虚无较量,仰望久了脖子会酸。或者安心一点,村上春树到三十岁才开始创作,《且听风吟》出版,如此清淡平和。于是想想,还有六年的时间容自己积累一点什么。

想在三十三岁时死去。三年又三年。也许真到了三十二岁,我又胆怯得把标准再放宽一点,好让自己没那么绝望。不过这都是矫情的自说自话,老子体内总有十五岁的幽灵在冥冥中催促着某类情绪的发泄。

神经衰弱,不会死。

02

屈臣氏这名字一直很受,不过我们都在心里会心一笑。我的收集癖竟然扩张到了机器猫,实在出乎老子的意料(可是在老子的时代,机器根本不知道啥玩意,哪里还有机器猫呢)——从猴子到青蛙,我的喜好竟偏向了主流萌物,这很不好。高中好友很喜欢机器猫,春节回家时她又在诉说漫画的萌点,我一一称是,其实我也不见得有多迷恋机器猫,但却忍不住去买(完全没有实用性呀),看来我是为了抒发对远方好友的怀念吧。

……说起周边,前几天和维逛某动漫店,比起那个酷酷的OP黑色长钱包,我更中意那一排颜色各异的大嘴猴储存罐呐,好可爱!可是——作为存钱罐来说,它好他妈贵!

03

天气热了,睡觉愈发困难。尤其对于我这个睡眠体质脆弱者来说,噪音与不适简直就是两大噩梦。自我催眠/暗示也很没用,在越来越自闭化的假想自我看来,没有谁能带来保护,这当然就包括了“我”。读书时为了不涉入卧谈会,我用耳机/音乐隔绝一切,这也是用噪音来攻噪音的低调举措。现在耳朵又变得脆弱起来,长时间地戴耳机总是很痛苦,顺便想到那句有名的“断弦的耳朵”,恐怖之极。

R说头很重,我说我帮你摇一摇好不好。R说我宁愿得一整年的感冒,也不想这样。我说我感冒难受都还没吃药。R说不用吃药,一周会好。R还说,我成天感觉就像做梦,我说,有时候我生病的感觉也是很梦幻。R说我觉得永远会这样下去了。我说会好的,你看我的卡喉事件还不是过去了。

外面下雨下得很大。外面晴朗有没有云真的不重要。

04

事实告诉我睡不着觉随便找耽美小说看只会更嗨。

“我先声明,我只是借你浴室。因为你的房间还没准备好,我才好心借给你而已。只有这样。洗完澡换好衣服就给我马上出去!还有,在这里不是烧洗澡水,而是放满洗澡水,请正确使用日语。”
“知道知道。你是来这边工作吗?你现在在做什么?听说你进了×××公司啊。”
“难不成在进入浴室前不问出我的工作你就会被咒死在浴缸里吗?放心吧,我会烧纸钱凭吊你的。”

正常男人会这样说话吗!借个浴室会找借口解释吗!只有精神洁癖才会纠结在规范用语上吧!正常男人会用“咒死”和“凭吊”来逃避很正常的工作询问吗!嗳哟——

“最近我为了健康去玩球了。”
“球?撞球吗?”
“那算运动吗?不对不对,是要用到腰部,挥动棒子的运动啦。”
“我不想听。那种下流的玩笑请你对着浴室的墙壁去说好了!”
“就这样扭转腰部……啊?你刚才说什么?”

正常男人会不想听“下流的玩笑”吗!浴室的墙壁又不是镜子,有什么好对着的!正常男人应该直接把对方按倒在浴室墙壁上猛揍一顿才是!

“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就不能再温柔点吗?”
“我拒绝。对分手的男人温柔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们有分手吗?”
“……”
“……你的脑袋是用豆腐做的吗?你以为那之后过了几年!!如果那不叫分手还能叫什么!?”
“哪里,我只是觉得如果是去买晚餐材料的话好像长了那么一点而已。”
“这世上哪有人会把衣柜里的全部衣服带去超市买萝卜!?”
“哼……怎么样?”
“怎么样?”
“什么时候回来?”
“又不是去荞麦面店的外卖,什么时候回来?!谁要回你那种混蛋的地方去!就算是给我一亿也休想!”
“你对我的什么地方不满!?”
“就是这种地方!厚颜无耻,自大狂,懒散低级,一点都听不进去别人的话,老烟枪,还是巨人队球迷。不管说了几次还是把脱下来的袜子扔在门口,洗完澡还光着身子走来走去弄得一屋子都是水,上个厕所要看上四十分钟的报纸,只吃柿子豌豆牌的花生,把别人期待的啤酒一个人全部喝掉!抢着告诉别人电影的结局,抽烟抽到把新的床单烧出洞来!你曾经在吃完饭后收拾过餐具吗?刷过浴室吗?自己拆过衣服吗?洗衣服打扫烧洗澡水的全是我,做饭整理的也是我!!我既不是你的管家,也不是你的老婆!!”
“……就这些吗?”

笑死我了!我竟然对对话流如此兴致勃勃,多亏了这些有料有爱的贤妻语录!正常男人不会用豆腐来形容男人的脑子,而是用“渣”,不是豆腐渣的渣,就是渣!正常男人不会随口一扯就能扯到超市里的萝卜,除非对“萝卜”欲求不满!正常男人不会絮叨对方的不是,只会一个字“滚”踢掉对方、两个字“回来”又称兄道弟(好像训狗!),充满绵绵爱意的细节堆砌往往都是“谁叫你无视我不听我的话”!正常男人不会对另外一个男人抬出“我既不是管家也不是你老婆”来表达不屈!

所以说,这不是正常男人的“发言”。

这小说叫《最恶》(作者Yuka Hichiwa,很久前的吧?),唔这个字应该念第四声吧。现在越来越觉得石原理的画风很带劲,不过配这篇小说很欢乐呀。

05

记录几句舶来名言,(绝对)无恶意。

——感叹号是孩子气的表现;多用感叹号,年轻!
——需要的是各种声音和批评。不需要非善意的哄声。
——人情与学术齐飞,无知共浮华一色。
——读者说“很难理解”是读者谦虚。

最后,

——坚持标准是很重要的,将来00后,10后,当他们的前浪90后死在沙滩上以后,他们应该看到,有些东西不会被时间消磨掉,当他们决定还要朝着某个精神高度走时,他们还有东西可以拿来当作参照物。

哇哈哈哈哈哈哈>_<

Today in History

2010  •  赖床不起  •  0 条评论

2006  •  说画#006 | 我可以成就你的天真  •  0 条评论

2004  •  发条失控,遗忘在高迪的房子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