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31 19:49 3

黑白棋局

换版。

没想到黑白分明与内心独白如此贴切。

缩到一个壳里很好。

重新翻找《彻眠》的某一段落,却不敢看。

更不敢去重新整理《幻想自慰者》的乱麻。

手头的爱与欲来不及书写,就已冻僵。

想让很多人接近我,却自我囚禁。

一个巴掌。只是犯贱。

想写谁也不懂的内心独白,却只是说笑。

怀念《通灵王》,有淡定如神的叶,还有猫又全宗。

这么多年,看漫画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却是——

少女漫画《偷偷爱着你》么。

“多少年了岁月已吹老你英俊的笑脸。”

“我把记忆埋在这棵树下。”

矫情文艺总是会被掘墓,只是看用哪只手。

我要做一只井底之猴。

但却被绳子诱惑。

你知道,距离是诱惑王牌。

幽灵对黑白二色没辙,地狱只有灰色。

锁闭的房间。幻影书。仙境。

与恐山的会面。

侯湘婷唱走了几个秋天。

只留下一本呼啸山庄。

死而后生。向死而生。

保罗·科埃略说,上路吧,那有你所需要的神光。

朝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