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5 16:58 1

Stifled | 屏住呼吸

Stifled
Stifled, 2017
by Gattai Games

01

Stifled刚上架的时候,因其“回声定位”的玩法很有兴趣,可惜当时误以为需配备VR,只能遗憾告别了。

近期港服PSN商店打折,冲动是魔鬼,但再鬼也鬼不过Stifled里的精神恐怖。实话说,并不是个恐怖文化爱好者,第一人称解谜大爱,第一人称恐怖再见,然而,很多时候这两种元素难分难解,我每次都硬着头皮踩着玻璃渣一路忍痛前行,啊,没错是真实的步行模拟。

Stifled的“回声定位”核心玩法与《未完成的天鹅》(The Unfinished Swan)中的“泼墨”十分相似,如果说《天鹅》是白茫茫式的眼瞎,那么Stifled则是黑黢黢式的眼瞎。你甚至无法说哪一种更好。什么也看不见,想要探索这个世界,那么就请出声或泼墨。

Stifled

刚踏入Stifled黑白世界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拿来跟《天鹅》比较,树丛、石路、溪水似曾相识。破开这个迷局的是,Stifled的第一声尖叫。因为略去了画面的拟真呈现,Stifled的恐怖元素便聚焦于黑暗和声音。惧怕黑暗,想要前行,那么势必要想方设法制造点声响,点亮周遭事物的轮廓,哪怕几秒即暗。在某些场景下,声音会招引来神秘怪物,静止不动或许可以救急,但为了逃脱,声东击西的手法必须要熟练。

将Stifled定性为声音恐怖比较武断,黑暗世界中的极简线条与扑面而来的孤独感让人窒息。红色警报,我才不会说早期那些瘆人的尖叫催生了一手臂的疙瘩,死亡画面的鬼畜之舞已构成精神污染。由于黑暗缘故,敌我皆靠声音辨位,所以绕路潜行需格外谨慎,一点动静就会陷入要死不死的泥潭。别无他法,保持下蹲总归没错。

Stifled本质上还是步行模拟。六个章节中,大约一半流程是在“真实”的可见环境中游晃,光明世界没有任何怪物,主要为填充剧情而与各种物品互动。另外的第2、3、5章倒是各有标志性的怪物,躲避策略稍有不同,熟悉地形后就没什么难度,前提是已经对红黑+惨叫产生免疫。

打到结局后,我才确定这真是一款精神污染游戏(褒义)。为了不剧透,就提醒一下请留意游戏里的电视/显示屏

Stifled

虽然Stifled在几个时间段往返打转,主题环境都有变化,但那栋房子始终是主体,以至于最后的房间闪回升华了整个叙事。故事并没有什么多新鲜的元素,类似的故事已被讲了很多,Stifled不过是采用了较为聪明的方式将一个简单的故事表现得更有吸引力,更耐人寻味。

失去与追寻的母题,总是很容易产生代入感。《天鹅》莫不如是,男孩为了追逐从已故母亲遗留画作中出逃的未完成天鹅,踏上了惊奇万分的解谜世界。而在Stifled中,出口是结局隐喻。不管是闪着真实红光的EXIT指示牌,还是一次次的开门,光明始终在不远的前方,只是你真的确定这一次进入的不会是下一次循环吗?

Stifled

02

最后说几句奖杯相关的吐槽。

客观说来,Stifled也算是个白金神作。速度的话,2小时内可拿到白金。较麻烦的就在于“全程不发出语音波”和“全程不投掷物品”互相冲突,好在1、4、6章完全可以同时做到两者,加上通关后章节可选,一周目达成全称不发出语音波,通关后选2、3、5章按全程不投掷物品的方式速通即可。

脚步声,以及投掷物品所产生的声波是被允许的。了解这点后,我大舒一口气,原来也不用全程摸黑瞎撞瞎闹啊。比起《天鹅》那个“少于三滴墨球完成第一章”的全程眼瞎奖杯来说,要人性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