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9 14:31 1

陪伴

她给我一张纸,说是他留给我的。

我接过这张边沿并不规整的纸,稍微瞄了两眼,然后对折起来,对身边的人说走吧。信上好像是某种读后反馈,而到底看了什么,已经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给我这个的她,到后来,并不是我以为的她。发型导致的身份错位,那时我觉得很反胃。

身边人陪我下电梯,像是送别。可不知道从何时起,又多出了个第三者。我努力打量第三者的面孔,却始终找不出印象。是个面善的人,我很想凑过去捏他的脸。于是我这么做了。

身边人站在我右边。我需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眼。我说你怎么长这么高大了。他说是啊这么多年我不长高不行。离这么近,我突然觉得他嘴边和下巴处的胡渣是那么陌生,仿佛这是回忆的变异一般。

我想起当年他的肾并不好,而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最后,他说了一句话,我发誓我一定要记下来。

可一醒来我就忘了。

Today in History

2014  •  Calm It Down by Sisyphus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