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7 18:15 4

告别美剧的这一年我都在干什么

01

这个问题的回复可能是,我变了。

——不,我没变!我还是那个永远充满幻想、永远少女心的元气少年。大言不惭。路边的车辆还没撞飞我。所以这一切都是现实。

在暂别美剧之前,或者说刚暂别美剧之际,我短暂沉迷于Netflix的西班牙语剧,比如《花之屋》《名校风暴》,西班牙小哥是要笑死我:“你可以创造历史,成为第一个赢得法国网球公开赛的同性恋男人。”“所以只要我是冠军,就可以睡男人?”

然后?然后我就意外打开了国剧大门,踏上了万劫不复之征程。

都是因为他。

02

《遇见王沥川》剧照

无意间在微博上刷到浙江文艺为小说原作者新书见面会所作的海报,上面用的是他在《遇见王沥川》的片场剧照,阳光宠溺下的笑脸,成熟的少年感浓郁得让我窒息。当时就被闪电击晕了。这是谁?我要知道他的名字!立刻!马上!

当“高以翔”三字出现在屏幕上时,与记忆中的模样出现了偏差。这难道不是个络腮胡大汉、走秀男模?王沥川应算是高以翔演艺生涯中的一个至高点,我们称之为高沥川,无人能超越,他自己也难以还原。

去年十月中下旬,我进入了漫长的被《遇见王沥川》和高以翔绝望统治的上瘾期。前后刷了五六遍《遇见王沥川》,跳着看开头结局,反复看某些名场面,被那些欲拒还迎的老套台词贯穿身心。一直难以move on的缘由可能是这该死的结局,也可能是因为过分完美却不能圆满的高沥川。假如有时光机,2020年的高以翔会来一句:怪你过分美丽

偏爱残缺,慕残写手的改编已然超出原作。王沥川是个太典型的言情男主人设,霸总身份削去了霸道,抹上绅士温柔,加一些病态,再来点孩子气的我不能我不可以但我还要我不放手的瘾劲儿,搭配高以翔减重重塑后的仙颜值,造就这个独特的令人难以忘怀的荧幕男友。

也许是“Can I kiss you?”也许是“我爱小秋永不后悔”也许是那句“你会读到一本更好的书,到达一个更美丽的城市,遇到一位更英俊的男人,开始一段更浪漫的恋情,你会有另外一种生活,你不要害怕这个结局,这个结局只是一道幻影,每个结局都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高沥川的温柔劝慰反而导向更虚无更幻灭的自茧囚牢。会异常清醒认识到这真是电视剧,王沥川是虚构人物,现实中王沥川千年难遇,却还是会以己代入,根本不可能遇见王沥川,才是最感伤的点。

开放式结局隐藏着不安,让你反复重回童话幻境。在刻意撕心裂肺的拉锯中寻找玻璃渣糖,也乐此不疲。我宁可相信是高沥川给我下了蛊,日日是好日,舔屏时光如此困而不自知,睁眼闭眼皆无法忘川。

就着这股沉迷劲儿,又接连刷了好几部高以翔。伤害力都不如王沥川,甚至每刷完一部就要去复习一遍《遇见王沥川》。过后还无聊列了一个阶段性总结排名:

王沥川>赢开泰>许飞>白谦睿>李真>高子齐

03

为了摆脱少女危机,我不是没有做过努力。

都说治疗情伤(?)的最好办法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转移注意同理。想戒掉王沥川,临时起意刷起了同志剧,天真以为这才是杰克少女的最佳打开方式。但是都太短暂了,而且容易陷入另一个万劫不复怪圈。我又迅速投回了台湾偶像剧(?)的温暖怀抱,看脸选剧。遇见张立昂先生。

浮士德的微笑》《1989一念间》《三明治女孩的逆袭

最后一部不说也罢。看《浮士德》顺便总结了一下最爱霸总的三大模式:

醋王,护妻,痴汉。

而《1989》再次发出感慨——万年也修不到陈澈了啊!相较王沥川的仙气,陈澈明显更接地气,是个正常的可爱男孩子了。

那段时间还因为某追星少女的煽动,密集看了几部邓伦。原本古装劝退的我,倒也嗑起了《香蜜沉沉烬如霜》(?)真香,还是霸总模式,换汤不换药。后半部的崩盘实在是索然无味。同样冗长的还有《因为遇见你》里的狗血抓马,美好的只有李云恺小可爱。

04

然后无缝过渡到刷耽美小说的阶段,没日没夜地捧着Kindle看书,吃饭也看,走路也看,还被领导夸奖“爱看书的人什么时候都在看书”呢。

鬼知道我在看什么。是《伪装学渣》两个戏精相互博弈,啊阳光戏精大帅比贺照我的爱。是《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里小鹿乱跳的内心戏,我劝你们假直男别秀恩爱。是《助理建筑师》冷不防一段段灌上的有机鸡汤,恋爱与前途皆无的人要彻底酸了。是《最强男神》主攻文中排排坐分发的电竞糖果,网游部分其实也挺带感。还是《你们男生打游戏好厉害哦》的哈哈哈哈哈哈,被易修罗的《我不配》彻底洗脑那已是后话了。

是一阵阵的。校园文→网游文→电竞文。

我还以为我的国剧时期几个月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就这么过了一年。刚进入2019年,我在国剧、耽美小说、游戏三者上施舍我的时间。再后来,我也不怎么刷小说了,同时开几部网游/电竞文,坑依然还在那里。脱坑无情。

05

2018年为了感受新《战神》,我一时冲动买了新4K电视。结果真正赶上视觉体验的反而是《漫威蜘蛛侠》,小蜘蛛空中摆荡可不要太流畅。结果这一年都没有真正玩起《战神》,借口是没时间,脸呢?

战神100白

而把《战神》作为100白的节点,是一个奖杯党的虚荣与强迫。这项功绩直到2019年3月初才达成。鬼知道我为什么打新《战神》竟打了27天。一本道佳作,演出与画面惊艳,可是我觉得剧本欠些火候,难道就是去干那事?最后还真是干那事……没了。

如果细细说来这一年玩过的游戏,那可能会占用太长的篇幅。如今表达欲愈发减弱的境况下,年底估计又是以一张榜单图来替代总结。省事。

06

看或不看美剧,游戏始终在玩。只不过现在用国剧替换掉美剧,其他并无二致。由兴趣爱好构建而成的我的人生,时刻上演旧爱新欢的宫斗戏码。恨不能分身,恨一天没有48、72小时,当懒癌上身时什么事都不做的那一刻,只想躺着看剧。管他美剧丑剧,还是国剧呢?

去除对国剧的偏见后,真的世界大同。或者,我原本就无偏见,谁不是从《还珠格格》《情深深雨濛濛》荼毒中走来,更古早的暴露年龄的样例就不举了。

电视剧在我眼里就是轻松、娱乐的长期陪伴。它比电影更亲和更平易近人,我是说可以随便点开一集拉拉日常,而不是端着架子维护艺术门面的帧数与时长,对不住了商业片。经常会觉得超过两个半小时的电影可怕,而五六七八九个小时的剧集随随便便就不停歇看完了。

这可能还是上不上瘾的本质区别。

我对电视剧更包容的原因不外乎它更迎合我的娱乐至上取向,还在于电视剧比电影能提供更多样更易长时沉溺的鲜肉。看美剧我当真是为了剧情或演技?并不是。误入美剧歧途从一开始就是奔着鲜肉而去(毕竟脱衣解裤家常便饭),打开了新大陆才乐不知返。重回国剧视野,不也是追寻国产鲜肉,剧本身的好与坏,并不是重点。所以,无论美剧还是国剧,我始终在看剧,看的主体并没有变化,鲜肉仅国别之分,并无高下。

至于国剧中普遍的脑残、注水情形,为了鲜肉我可以忍,通常还是用倍速大法,倍速为我打开全新世界。

07

对鲜肉的追舔,许是对永恒青春的执迷。这又是下一篇命题作文的范畴了。2019年认识了不少小哥,被伦妹嫌弃到“我还在沉浸于香蜜(邓伦)无法自拔,你已经换了几个墙头了你说。”说是可以说完的。发掘新鲜小哥的动力,来自卑微人生的寂寂无趣,没几个墙头怎好意思说是个花痴少女。

刚从美剧落跑时,我还兴冲冲地自嘲,感觉要把中剧台剧日剧韩剧泰剧越剧都看一圈才能重新回到美国

真要按一语成谶的应验程度,目前我这一圈只走了一半。

曾嫌弃棒子脸没啥好看的,现在韩剧也刷起来了。人生呐就是打脸分分钟。估计很快就会轮到“泰语真难听我才不要看泰剧管他的同性情谊”的那个我了。

这个春天,是发现林一、徐洋宝藏男孩的春天。

也是认识丁海寅丁总的春天。

丁海寅@春夜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真是投喂我这只年下狗的甜蜜毒药,在漫——长而细、碎的第一集结尾,骑着自行车绕着孙艺珍兜圈的风衣丁海寅,笑笑的,可爱死了。我见证了我。丁总一笑,心都化了。说真的,《漂亮姐姐》就是拍给老女人的童话故事,能轻松服用那只能说明我老了叭(???说好的永远十八呢)

反观细水长流的《春夜》,丁海寅蜕去男孩耀眼的时尚,却把单身男人的克制与温柔拿捏得太到位。春夜故事无新,就看丁海寅走走路笑一笑足矣。虽然出自同样的编导,拥有同样背景(且莫名其妙)的抓马,《春夜》整体过渡要比《漂亮姐姐》更为平顺。丁海寅的表演更成熟,也是加分点。

虽没有大批量跟进韩剧,但是随便瞅几眼近两年韩剧的面貌,也能感觉出这已经不全是那些韩流来袭的爱情泡菜剧,而是拥有着更成熟生态的产业体系,一边模仿借鉴欧美剧一边发展自有特色的内容,题材多样足以满足各色人群的需求。

作为泡面番的网剧,刷起来也很带感。尤其是近期认识的网剧王子金永大,就算中文没有十级也请立刻与我恋爱。

08

妄想症存活的每一秒,都是少女の自然。

我自认泪点挺高的,美剧英剧电影啥的几乎都不哭的。却在这一年,因为三部国剧哭了:

  • 《遇见王沥川》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我在未来等你》

《香蜜》的哭点在末尾旭凤得而复失痛哭流涕一个字一个字说哭的。《我在未来等你》的哭点全集中在张植绿饰演的小武,诚如后来我的短评:“是辛云来支撑我看完全剧,而张植绿承包了我的泪点。”郴州和怀旧主题让我戴上滤镜,几位演员撑活这个俗烂毒鸡汤故事,超出了预期。

如果算上综艺。那还有《声入人心》第一季的终章,初见组的首尾呼应让人无限感怀这个音乐乌托邦免不了散场一幕。在美好期许下,生离比死别或许更难割舍。

好在他们还会遇见。

在B站无处不同人、无人不可同的文化熏染下,全员男版《回家的诱惑》让我们重举瑜洲大旗,集体见证邓伦总受的身份,啊林一、刘昊然、彭昱畅(后面两位谁?)笑死我了。

互联网没有记忆。互联网永远都有记忆。

鲜肉们跳出作品,被演绎成了别的故事别的人生。

09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或者。任这世界与时间流转,总有铁打的我,和我的鲜肉。

按理说,忙于追逐鲜肉的一个少女我,是没有闲心理会无恋爱的烦忧的。可是在这个夏末,却莫名其妙涌起了一股“再不谈个恋爱我都死了”的深深悲哀感。于是又发神经四处嚷嚷怎么写征友文啊你的征友文借我看看,你们说我发个征友文行不行啊,行,不行。

最终也只是说说,想想。倒是睡不着的夜晚把(未写)征文的好几个段落逐字逐句修来改去。我。真是无聊。

后来这股无聊劲儿又退去了。大概是又忙于游戏打杯。比起不可靠的数据征友不存在的理想男友,还是我的游戏奖杯更靠谱、荧幕鲜肉更鲜活吧。

其实那段时间,我主要在忙的事是把上一个豆瓣账号的书影音记录手动导回新号(这事都拖延了两年好意思提?)

重新归零后的豆瓣首页变得更安静。加上历经广播停用的十月,我算是彻底戒掉了刷首页的病症。豆瓣于我再度变成那个纯粹的查询/标记书影音的数据库,也是很好了。

10

所以说告别美剧的这一年我都干了什么。

细细想来文娱生活依然是丰富的。大体说来也就没干什么正事。

在恋爱综艺少女之后,我还立过短暂的文学青年人设,可惜很快就失败了。(???鬼知道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秋

至于现在。

打开《遇见王沥川》一年之后,高以翔的《彩虹的重力》在播中。

游戏白金数达到130,港服排名进入前811。

每天还会刷刷国剧,想起来集中看一下韩国泡面番。

喂狗组的KKSK速通下饭不错。

Penguin Isle

沉迷了一个月的《企鹅岛》,从a-z到aa-az再到ba,收钱无止境。

等着开目前最后一个栖息地:危险海岸。

好多天了。

不能继续买企鹅的企鹅岛,升级真慢。

Today in History

2008  •  好想吃便当  •  0 条评论

2005  •  裹尸布里的新娘 · 下  •  0 条评论

2005  •  裹尸布里的新娘 · 上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