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偶像

01

饭圈的逻辑似乎是偶像神化,圈地自萌。任何交涉均有缜密的考核,黑路粉的套路彼此交织层层反转,娱乐自产自销,身份披上马甲如陷云雾,把极爱赤裸表露,就成极黑。别问别说不解释,不恋战,仿若边缘人士的自我保护机制。

挺好的。偶像操着事业步步登天,粉丝们在云端之下借热爱之名,行脑洞之事,上演与现实交相辉映的幻梦,为寂寂无趣的生活注入一针强心剂,日复一日,还有什么能动摇这颗追随誓死的心?

02

人造偶像,从诞生起就自带商业泡沫的幻彩。熠熠生光,360°无死角,旋转跳跃磨平一切锋刃。是面向大众的造梦机。最大程度收割敢于跳出阴暗角落为之摇旗呐喊欢欣雀跃的飞蛾心,是这具偶像的魅惑所在。偶像向光而生,美其名曰追梦,实际投射一道梦如常世的光束,打在粉丝的脚下,于是追光者追寻着追光者,步入风雨同行的共情之旅。

追逐,像极了赴火。所以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信仰,内心之火熊熊烧出全部生活能量的幸存者,斩破虚无拾捡破碎重置如画风景的拓荒者。

呼。带着旗帜上路的爱者,怎可能卑微?

03

对飞蛾赴火的意象始终抱有偏执。

趋光者的无畏牺牲毫无理智可言,他们受本能牵引,无视冒险的花火无视黑暗的爪牙,朝着那唯一的光亮笃定飞去。没有芜杂的利益牵涉,没有沉重的教条拘束,从A点到B点的过程单调,反复,又起伏万千。

是上瘾,洗脑,或是傀儡被控线。

光亮就在那里,那里就是出口。一头撞过去会怎样。解脱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的世界。浴火重生,反倒是疼痛给予甜蜜的孵化。这一路跌跌撞撞,至死不渝的并非坚不可摧的爱恋,信仰顺流而下,聚为偏执,汇成吞噬一切的顶礼膜拜。

04

崇拜与模仿,是追逐偶像的两条必经之路。

可望不可及的是偶像,能被轻易量产复制的也是偶像,发光发热普度众生爱与和平的还是偶像。因为优秀所以崇拜,因为崇拜所以模仿,并不是要成为偶像,而是想离那层不可戳破的玻璃纸更近一点。再近一点,就能捧好脸蛋,闻着偶像的神光,心思活络,生活变得更优雅美好,烦恼云散烟消,昨日与今日一起不复返,仅剩无限可能性的与偶像一起冲鸭的阳光明日。

吸。明日是永远在翘首期盼的幻梦。

05

长久以来,几乎没有追星的热情。对不断涌现的鲜肉们的追随,只是出于对永恒青春的迷恋。这份迷恋并没有任何精神层面上的支撑,单纯是视觉上的享乐。所以,几次三番被吐槽花心大萝卜,以喜新厌旧亦可完美开脱。没有多少情感的代入,每一次都可以无情转身,干净利落,永远有看不完的鲜肉,看不厌的皮囊。

当然这是花痴。正经说来,娱乐圈的明星在我这里,几乎与偶像这一概念不会挂上边。他们有颜有身材,天赏高光,他们或许有才华,但在商业包装之下这个整体形象变得那么成熟那么趋媚,当然一面神化他们一面吸食他们的世俗者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消遣着一切看起来多么光鲜亮丽的娱乐产业,娱乐产业也消费了一大群永远春心萌动难以自控的我。是双向推动而栩栩如生的梦境。迷恋真实,就像信奉美梦一般遥不可触。

自始至终我保持矫情清醒的缘故可能在于,偶像之所以成为偶像,不仅仅是有什么一技之长,偶像之所以让人趋光,是因为他们真的发光,而不单纯借助人造之光打出什么斑斓壮阔的光景。

先入为主把明星当作消遣,那么就容易无视他们自身的能力。

诸如,靠脸吃饭就好了,老天给的天嗓羡煞凡人,等等。

因为这些硬件可能就忽视了明星们的后天努力与修为。

而在我这里,还有一个更简单粗暴的标准——

创造力,才是偶像的立根之本。

或者换言之,能够改变你人生轨迹和打开世界认知的那才是偶像,是激起崇拜与模仿之心的精神支柱。

于是,作家偶像的权重,很高。

比如:

“我的夜晚比你们的白天好。”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

“以往作为当下。”

“太阳照常升起。”

“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始终如一,白色的,电噪音。”

“黑暗昭昭。”

偶像是不应抵达的灯塔。点亮碳冰河上的浮尘。

“守望灯塔。”

Stifled | 屏住呼吸

Stifled
Stifled, 2017
by Gattai Games

01

Stifled刚上架的时候,因其“回声定位”的玩法很有兴趣,可惜当时误以为需配备VR,只能遗憾告别了。

近期港服PSN商店打折,冲动是魔鬼,但再鬼也鬼不过Stifled里的精神恐怖。实话说,并不是个恐怖文化爱好者,第一人称解谜大爱,第一人称恐怖再见,然而,很多时候这两种元素难分难解,我每次都硬着头皮踩着玻璃渣一路忍痛前行,啊,没错是真实的步行模拟。

Stifled的“回声定位”核心玩法与《未完成的天鹅》(The Unfinished Swan)中的“泼墨”十分相似,如果说《天鹅》是白茫茫式的眼瞎,那么Stifled则是黑黢黢式的眼瞎。你甚至无法说哪一种更好。什么也看不见,想要探索这个世界,那么就请出声或泼墨。

Stifled

刚踏入Stifled黑白世界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拿来跟《天鹅》比较,树丛、石路、溪水似曾相识。破开这个迷局的是,Stifled的第一声尖叫。因为略去了画面的拟真呈现,Stifled的恐怖元素便聚焦于黑暗和声音。惧怕黑暗,想要前行,那么势必要想方设法制造点声响,点亮周遭事物的轮廓,哪怕几秒即暗。在某些场景下,声音会招引来神秘怪物,静止不动或许可以救急,但为了逃脱,声东击西的手法必须要熟练。

将Stifled定性为声音恐怖比较武断,黑暗世界中的极简线条与扑面而来的孤独感让人窒息。红色警报,我才不会说早期那些瘆人的尖叫催生了一手臂的疙瘩,死亡画面的鬼畜之舞已构成精神污染。由于黑暗缘故,敌我皆靠声音辨位,所以绕路潜行需格外谨慎,一点动静就会陷入要死不死的泥潭。别无他法,保持下蹲总归没错。

Stifled本质上还是步行模拟。六个章节中,大约一半流程是在“真实”的可见环境中游晃,光明世界没有任何怪物,主要为填充剧情而与各种物品互动。另外的第2、3、5章倒是各有标志性的怪物,躲避策略稍有不同,熟悉地形后就没什么难度,前提是已经对红黑+惨叫产生免疫。

打到结局后,我才确定这真是一款精神污染游戏(褒义)。为了不剧透,就提醒一下请留意游戏里的电视/显示屏

Stifled

虽然Stifled在几个时间段往返打转,主题环境都有变化,但那栋房子始终是主体,以至于最后的房间闪回升华了整个叙事。故事并没有什么多新鲜的元素,类似的故事已被讲了很多,Stifled不过是采用了较为聪明的方式将一个简单的故事表现得更有吸引力,更耐人寻味。

失去与追寻的母题,总是很容易产生代入感。《天鹅》莫不如是,男孩为了追逐从已故母亲遗留画作中出逃的未完成天鹅,踏上了惊奇万分的解谜世界。而在Stifled中,出口是结局隐喻。不管是闪着真实红光的EXIT指示牌,还是一次次的开门,光明始终在不远的前方,只是你真的确定这一次进入的不会是下一次循环吗?

Stifled

02

最后说几句奖杯相关的吐槽。

客观说来,Stifled也算是个白金神作。速度的话,2小时内可拿到白金。较麻烦的就在于“全程不发出语音波”和“全程不投掷物品”互相冲突,好在1、4、6章完全可以同时做到两者,加上通关后章节可选,一周目达成全称不发出语音波,通关后选2、3、5章按全程不投掷物品的方式速通即可。

脚步声,以及投掷物品所产生的声波是被允许的。了解这点后,我大舒一口气,原来也不用全程摸黑瞎撞瞎闹啊。比起《天鹅》那个“少于三滴墨球完成第一章”的全程眼瞎奖杯来说,要人性很多。

承包Nero小哥哥

Devil May Cry 5

从最初的“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奶油小生还我桀骜不驯裸身但丁”到现在的“我要承包这位二货小哥哥”,结论是什么?发型实在太重要!

或许不对,Dante在三代里也是刘海盖额,但掩不住他的性感,没办法,谁让我是初见。从三代开始接触Devil May Cry系列,是幸也是不幸。序章吃披萨的半裸Dante瞬间征服了年少无知的我(?)怎么会有如此中二到可爱的男孩子。对前世今生毫无了解的我,并没有察觉,遇上了最好的Dante。后来返过头玩一代、二代,红黑还是那个红黑,但电出火花的感觉却渐渐消逝,甚至觉得玩起来怎么那么漫长……

Devil May Cry 5

错过整个PS3世代,时间就好像一下子被拉短。自然,Devil May Cry 4在很多方面做了提升,刻录小子Nero的出现仿佛是为了救活IP而不得已引入新血的保全之举,双男主是多么拉风啊(?)但是无法一见倾心的人设是会有抗拒感的。四代在电脑上玩了快一半,后来一搁置就再也没捡起来。

后来外包的dmc出了决定版,4也出了重制版并追加了原本缺失的奖杯。关于外包dmc,最初舆论都是“这是谁?这么丑的但丁不玩!”而实际上手后,其实还好,加上决定版换一个皮肤,这剃头小哥竟还可帅。

然而时间很多却不知道整天玩些什么鬼的我,并没有像个正常铁粉那样把1-3高清合集x2、dmcx2、4特别版依次补完。

于是别人的有生之年——鬼泣5,在我这里不过是平常的一句“哦”。

直到第一批游戏宣传照披露。

Devil May Cry 5

这位银发小哥哥是谁?

什么?Nero?!?! Excuse Me!?!?

与四代那位山寨Dante的刻录小子Nero完全是两个人好吗!

真得感谢时代与科技的进步,让Nero不再奶油,脸上真实的坑坑洼洼与毛孔颗粒,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了。

匪夷所思的却是,Nero与四代相比卖相更水嫩,Dante却仿佛老了八辈子,请问你们两代差了几个光年。

于是,情怀停留在三代的Dante,心结存活于五代的Nero。

Devil May Cry 5Devil May Cry 5

Devil May Cry 5的三男主都极其骚,Nero是阳光骚,Dante是老姜骚,V是阴郁骚。剧情里的Nero真的很二很缺很直男,就是那种美剧里的傻屌装酷男配深得我心,舞刀弄枪操控得不亦乐乎。

本作的时间线设计细节加分,大部分剧情发生在一天内,剔除繁琐解谜环节,只剩酣畅淋漓的动作与驾风而行的跑路,短小精悍已成既定印象,而多模式加持下的难度变化与S评级的不懈挑战,让游戏的重玩价值一如旧作。即将更新的血宫模式,保持系列的优良传统,手残如我可能还在奋战DMD?

系列的剧情设定其实都很短粗直,伏笔反转欲擒故纵来回打转不愧亲兄弟。所以我并不期待五代的剧情能有多展开,NPC们对剧情毫无推进也就罢了,Dante和Nero叔侄除了互打嘴炮还会干嘛,神秘人物V倒是游吟诗人作派叨叨念没完,谜底直呼其名。至于大魔王Vergil,无感,不吐槽。

没有Nero的肉体美艳露出,那么只剩下那虚幻又变幻的Nero的右手了。

Devil May Cry 5

真喜欢这个whatever的结局啊!

一个人的论坛

又兴冲冲地整了一个“一个人的论坛”。黄油说,论坛都落伍了吧,可以搞成汤不热那种的吗。啊,我就是一个落伍的人,被时代潮流打趴下的人!

和谐大同汤不热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被雅虎收购的疑虑变为现实。黄油提及的汤不热模式,也就是无尽信息流,跟论坛那种需要一个个帖子点进去才能看到内容的呈现方式相比,那是相当直接了。然而,我还真是喜欢论坛模式,主题下可以无限跟帖,列表、分类、板块,架构井然有序。不能直接看内容又如何。至少我能知道,第几页能到头,而不是面对无尽信息流的惶恐以及引发的焦虑。

或许这与我的网络生活从论坛开始起步有很大关系。无论是同天、新视点,还是后来影响深远的叁年,说它们塑造了我的网络人格都不为过。论坛上认识很多年的朋友,见过面,没见过面,还在联系,渐渐不联系,皆为常态。

从最开始的兴趣聚合,到后来的网络自留地,论坛在我这里的定位也有了变化。叁年挂掉的那段时期,我也曾在5d6d建了一个伪叁年,还是那么一小拨人,热闹了几天,没有了然后。自建博客明面上好好搬家,实则挂个网络备份。在页面上又挂了个免费论坛插件——tal.ki,功能较为简约,但三分钟热度我也就整了整版块分类放了放资料,后来就真真变成荒芜花园了。

在这次抽风的博客修整阶段,我发现tal.ki貌似被收购,访问应该快挂了。于是就又开始新一轮的免费论坛插件搜罗中。虽然利用率不会太高,但总归是要有,或许这就是无聊落伍的我的人生调味吧。

Guacamelee 2!!!

天哪惊了个喜,我的墨西哥!英雄!大混战!2!

没想到是以它来作索尼巴黎游戏周展前发布会的开幕。还是熟悉的色彩熟悉的打斗熟悉的幽默,那熟悉的配方。当年是因为Guacamelee!才入的PSV,如今四年过去,积灰V已经没了一席之地。当然PS4玩墨西哥酣畅爽快没什么问题。

本次巴黎发布会我没任何不满。那宣传已久的小清晰解谜The Gardens Between可以试试。Spelunky 2手残提前放弃哦。重要的是,终于等来一款正经的PS4网球游戏了,不知30位签约球手有几位新生代。至于后头的大作,大概只对SuckerPunch出品的Ghost of Tsushima有兴趣了。

所以,墨西哥我们明年见!求别虐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59 60 61 62 63 6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