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

01 无人 听No-Man听到没电,听No-Man就会进入大空幻世界好像世上没有男人只剩下这个温柔小受用治愈嗓音歌唱伴我入睡。我是个左耳进右耳出的喜新厌旧派吧?与其说用No-Man代替Archive来治疗对黑暗的恐惧,不如说是来激发我对幽暗的热爱才对。我放松了全身,觉得比白天更自在,更像本来的我。可是本来的我又是怎样一副面孔我却无半点印象。黑暗中传来的微光不及车轮轰隆声刺激,仿佛从我身上碾过,光亮骂着娘因被眼皮拒之门外,随后噪音窜进耳之螺旋里,把一切的碎片都携带进来,嘟窿嘟窿竟溜到了梦乡。我一次又一次地梦见火车站,依照梦之反语,这意味着我执意不想离开,但完整地看,在路途上的奇异事件与忐忑遭遇正好劝慰那些杞人忧天式的挂心,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一定会非常顺坦,可期求艳遇那还是免了罢。四点五点六点,喝水,七点八点,醒来。我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奔回家乡,夜行列车,却没有令人振奋的谋杀案。被滞留在火车站后,我开始思考,真正的去处与内在的冲动,就这么耽搁了一晚,梦梦醒醒,没有他者,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没有你没有我,在这里“我”是意识的傀儡,被莫名的旅途而左右,摇摆舞动都很机械,整个就是一傻子,可傻 … Read More

跳房子与灯塔守望者

快递小哥推开蓝色面包车车门向我招手(很大牌嘛要我亲自下来取),看你面容还不错的份上就忍了这徒步之劳,可是,没有零钱也太残忍了。前天的订单,今天的情人节礼物,《跳房子》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败书到此结束(做梦?)。 01 年前大病了一场,无非是排队买火车票被冰寒攻了或是沙发翻滚被被子调戏了,当时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然而睡眠也不眷顾我。没买到票也就罢了,在寒风中走了一个小时一直被数落也实在是活该。在发高烧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神经兮兮地跑去败书。回来的公车上,抵在膝盖上昏昏然无力。吃了药但药效太弱,连夜的热汗与稀奇古怪的意象狂欢把我折腾个半死。“睡不醒”就真是太好了,这世上傻瓜又少一个。 不回家过年对我来说意味着身心自由与饮食苦难(反正孝顺这词我也解释不清了),年前囤积食粮首选,可乐与泡面——这与一年前那时的鲜橙多与米线没啥差别——但好在宅在水母家还算温暖。 然后就坠入昼夜颠倒的甜美深渊。 02 陷入黑暗最忌讳的便是想太多。要是没找到缰绳也只能怪你黑洞太大。最后心有戚戚然却没有力气捶断肋骨也很可悲。柏拉图洞穴论非常自恋,但对于一个行将自我了断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绝赞仪式。观影,与梦游 … Read More

井底之猴

首先向可亲可爱的kik鞠躬道歉,拖了两个月的生日贺文现在呈上。 撇开我对SD的后发花痴热情,还有一点就是,俺不适合写同人(宽面条泪)。再除开之前写的怪异的百鬼同人,这一篇应该是……老子的同人处男作。然而事实是灰色的,我很直接地警告kik,替换名字就与SD无任何关系。我对不起你,花花小猴子,我扭曲了你纯洁无垢的形象!不要紧,我是很爱三井寿的,寿受主义去死!对于没有任何情节美感的我而言,填完坑没有异味已经很知足了。——不伦不类,短短四个字,将我的生平、体貌及文字艺术风格阐述殆尽。 关于CP攻受配对,请把鄙视投我一票谢谢。 (怨念一下,为什么会拖两个月!你太懒惰了!……弱弱地,其实我是开头写得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于是……于是接不下去。请无视这头该死的牛,by_kik。) 最后我选择在今天写完/发出这篇文,更主要的是今天是小村村的生日。好,再来致歉一下,不过以我对你的爱意以后定会再献上厚礼的(羞)。如果不是因为村树,我也不会认识kik殿下。最后的最后告白语,你们俩,我都爱! ——死牛,退下。 kik生日快乐&圣诞快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就是能令你血液倒流不得好死的振奋人心的口号,一字一 … Read More

见面恐惧症患者

01   梦 梦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接收器,收集人的什么讯息我忘记了。请注意,“我”是主角,我是叙述者。被吩咐、不、被强制去做任务。由于“我”是新手,所以还有人示范教学。被推到地铁站还是公交站,我也忘了。反正跳出来,迎面的人群就像推土机的车轮一圈圈碾过来。但“我”屹立不倒。“你”随后拉着我手,抚摸掌心,问,接收到了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点头一下两下。很快,又一轮的碾压开始了……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转身,瞅了眼手机。push的短信。原来梦被电波干扰了么? 加工是这样的。我应是外太空的外派名誉记者,接收的讯息无非是如何参与内政如何窃取军事情报如何化缥缈弱势为大举进攻。地球人潮流不息的奔忙让我活受罪,我正想逃,就被宇宙间谍给逮住。正要发动性攻势,才发现对方是无性体。那么亲一下会怎样?它(间谍)很黑色幽默地摆摆白手指,你别白费劲了……这是一间密室?我会成为“信”奴?反正它不是我们星球上的,既不会保护我也不会投靠地球人。但后来趁着它拎着我去见它的上司时,我运用了某种奇迹(就是你们在电影上常见的)挣脱了它的桎梏。逃至大街上,下班的人群瞬时穿越了我的身体。而它 … Read More

一百二十万分之一

01   星期五 其实在调戏星期五下班后我还在单位逗留了一小时然而在诸多残酷骇人的现实面前窗外的所谓阵雨实则小雨已经沦为了渺小前幕慢吞吞地踱至公交车站慢吞吞地要了碗馄饨打包却因为下雨打包的人太多碗已经用完迫使我坐在店铺外吃。发短信。村树说我正在看快男…… 02   小猴子 吃完馄饨,迫不及待地奔回水母家。拍大腿换台,之前小P对我说湖南台是芒果台东方台是番茄台我又一阵唏嘘落后啊落后,好在水母家的芒果台恰好是38频道,正可谓八卦夜夜播时时看。 没有前情,无须提要,只要苏醒,就是苏醒。 当然我要说一句,《神奇小子》(Kyle XY)是烂片无错,但是猴子弟弟是多么乖巧讨人爱啊啊啊,RAY啊记得也顺便帮我下,还有《雪山镇/不老木》(Everwood)和《变种特工》(Jake 2.0)! 到了快男或者好男的舞台上,找一只猴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在高呼“张杰下台”、“张杰快滚”的口号中,我平生第一次对着电视发手机短信都是为了支持我家苏醒小猴子呐,成为最终PK支持者的一百二十一万分之一实在荣幸,“啊,我也是醒目团低调团员耶~”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拿来显摆的。只要苏 … Read More

请让我冷漠地化为一只小袜子

6月1日 牛死在午后!13:13:32 从此做个冷漠的人= = 不对,我一直很冷漠的。 企鹅已死 13:14:02 你哪里是冷漠的人。你是拍打岩石的潮水。 6月5日 牛死在午后! 23:59:41 ……我先去洗澡了。。。 村树 00:00:17 牛死在午后! 00:00:40 为什么没有洗澡的牛= =OTL 村树 00:01:54 你可以把自己幻想成一只小袜子 洗澡归来!说起来昨日,对,现在已经十二点过了,昨日我是下午四点起来。所以现在精神是无比的好。晚上吃炒饭,顺便看《俄罗斯娃娃》。结构原来被我误解了,看下来居然如此简单易懂……摊手。你配不上这个名字,连《盲刺客》的四重结构都不如吶。不过,帅哥很好看!床戏、裸奔很精彩!电视中的男配角很会放电!还是哀怨,前篇《西班牙旅馆》我想买,为什么买不到,打滚!

超音波#006 | Laura Veirs式银河漫游

——写给村树 Side A 银河银河 开始说她,说她如何躺在草地上如死尸般苍白,天旋地转,她落下的泪滴入水池继而化为一本厚书,渐渐下沉,渐渐黑暗,渐渐坠如一滴屋檐之雨落入地板上的水杯中,适时,房中的她正与外星人抱在一起缓慢起舞,暗室,显影,照片被晾干,她取下眼镜亦如摘下面具,银河就在你眼中。 又开始说她,说她有着怎样清淡的笑怎样闲适得过于平易近人的着装怎样精炼如那个秋天早晨空街陋巷般的一语沉默,我请教记忆,疑惑却依然如她随意的吞云吐雾缭绕不散,她并没有拍拍肩膀以表关爱,反而是瞪眼警告了我的不知世故,最初的印象停留在车站邮局前的柱子旁,嗨,我知道是你。 可是在《Galaxies》的MV里并没有银河的绚烂镜头,连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也没有,她躺在草地上仰望的并不是夜空,其实是那座被水光包围的房子,望着浸在水里照片上房中的她自己。Laura Veirs蜕下学究气十足的黑框眼镜,全心躺在自然里,一切内在幻想皆来自外界的触发,泪落化湖,原来当我唱歌时星光已照耀你与他的舞蹈。 外星人温顺乖巧,双手交叠。 不,那其实不是外星人,只是一个即将与外星人洽谈的宇航员罢了。戴圆型头罩,在室内起舞,但却不知道自 …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