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3 16:07 5

今天有人说我是直男耶

01


Ryan Phillippe/海报太丑所以欠奉

其实我不怎么待见泰国同志电影,但那天我一心要找的却是《曼谷之恋》,终无果。无意间在角落里发现了我家小Ryan在1996年出演的《怒海骄阳/白浪》(White Squall),很宝贝,即便我之前已经下了刻了,但“见R必收”已经成为我无药可救的花痴病症。

小Ryan在里面是个可爱小白,感觉和Jamie Bell出现在《父辈的旗帜》里差不多。他是个无可救药的恋弟狂,连对刚认识的水手同伴都要秀一下他弟照片的家伙,真的是在深爱着你那从树上摔死的弟弟吗?阴影蒙在这张俊俏白皙的面孔之上,恐惧在光脚丫之下,尿液浇在锁绳与锁绳之间,烈日,肉身,还有怒吼,多么美妙的景致呀!

被吓到失禁,为小Ryan的悲惨人生埋下了无奈的伏笔。一二三醒来,同伴教他的安慰疗法恰恰成了囚室喃喃自语。如果他没有睡过头,能在大难临头时醒来,也就不会苦苦拽着船舱出口对那谁谁哭喊着救救我不要把我丢下。

啊——要是小Ryan真愿这样去死,我也愿意奉陪。那个睡死的他,真是太可爱啦。

对于这部纯粹养眼的电影,剧情实在没什么好说。到最后我才发现在《Brothers & Sisters》里饰演可恶Tommy的那人年轻时也不算太难看,但是脸肥得不堪入目即便有墨镜也遮不住脸蛋吧。

02

15
十五,陈子谦,2004

陈子谦的《十五》从头到尾都很作秀,看导演自我解说时我一咬牙切齿,你和制片是一对吧。

片头的宣言一本正经恶寒不止,五个半裸的少年表情凝重却暗含着本片不纯洁的邪魅一笑(这是我臆想的)。三段故事,前两段故事无聊到家,MV风闪来扭去,不如甩一巴掌来得痛快。要死不死,跳楼不跳,泪水倒流就以为悔恨与痛苦能如愿逝去了吗?少年,你太自以为是。

第三段击中我萌点,主要是因为那个叫Erick的少年。艾瑞克,真他妈熟悉。出现在我写的《大提琴》里的艾瑞克,名字来自Kings Of Convenience之一,是Eirik。不管怎样,怎样牵强地将他划入友善界内,艾瑞克激起我内心底对少年的爱。更别提在舞厅里,他嗑药喝酒摇晃妖娆,戴上兔子耳套,不戴花,戴上烟影鬼魅,不戴上任何意义,只是无聊。无聊到可以抱着青灰色垃圾桶嚷嚷小姐你长得好美。艾瑞克在打唇钉的细节也表现得尤为可爱,他反复反复说痛还是不要了,他一次一次问他会怎样,最终还是任它扎了进去。

心甘情愿。

03

Hunger
Hunger, a Steve McQueen film, 2008

饥饿。

从秽物抗议到被单抗议再到绝食抗议。暴力从外及内,最后由自己的身体来承担那像秽物涂画在墙上的圆一样无穷无尽的痛楚,还有信仰,信仰的烟灰缸可以盛满全部的烟头,信仰的轻烟袅袅不断就像圣经一样长久于世传诵不灭。

长镜头加沉默,放开我加沉默,从健硕的躯体逐步闪格到瘦削生有脓疮的身体,即便肌肉还在,却了然无力。

没有音乐。只有痛叫声、打火声、擦墙声、棒打声、首长好首长再见声、一切都好的声响、洗手声、笔与纸的摩擦声、在被单下自慰的声响、侧目望阳光的呼吸声、用手去逗苍蝇的触碰音。流血没有声音,雪落没有声音,死亡没有任何声音。声音都在幻觉里。在追忆中。童年的自己站在床前望着你,你随着他去奔跑,在森林里,在列车窗旁,阳光与绿阴交错的斑驳映在那对回望的眼眸里,他一次又一次地回望,在等你去与他会合,一起踏上归途。

长镜头很美,连个冷面监狱官的抽烟都要拍得那么有诗情画意,更别说看守们拖着一个又一个赤身裸体的“政治犯”那种迷色缭乱的场景了。

最赞的镜头是男主角临死的瞬间,因疼痛起身的嘶喊与群鸟振翅、树枝微颤、天空苍茫融接在一起,化为他最后的几口气,深深深呼吸。

之前近20分钟男主角与牧师的对话,是对观者的一个考验,讨论或说劝导的结果终究是无意义的,但这一段也是全片唯一的一次内心敞开,与结尾处童年的回望对应起来。

——嗯,文艺终了。

04

Adam F

我总会受你影响。现在觉得Adam F酷酷的样子和你某些时候有点像。晚上听Adam F前半段是睡不着的,后半段女声又那么无趣。反复听了两遍。然后关掉。

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Today in History

2008  •  终南捷径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