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7 15:54 5

零故事之完整彩蛋说明

年更竟然还有第二篇!
本彩蛋解说献给 Lolli❤pop 同学,以及每位好奇人士。
我所写的,不过都是无聊和自娱自乐产物。
那么【废话不多说】——

#0

正篇

2013零故事

#0

顶图标题

最后解释。

#1

序言故事

年初过年期间的经历。

#2

那里是哪里,那里是尴尬的观影场所,那里是奇怪的翻滚房间,那里是稀罕的购物体验,那里是日常的漫画蜗居,那里是裸露的勒索阶梯,那里是短暂的陪聊分岔,那里是也许会有明天的上升坡道,哪里是那里。

都有具体所指。往事加密。漫画店很明显。最后一处是指高中校园。

#3

可是,这个打哈欠者并不会有那个心情列表一二三,构想无数个“你”

出自旧文《打哈欠者》,链接原文已给。

#4

鬼先生与无梦一起降临。

鬼先生出处下详。

#5

他对当下抱有疑问,对以往怀有眷恋

出自马丁·瓦尔泽《迸涌的流泉》小说附词,“以往作为当下”。

#6

把过往的讲述重述,故事并无新的延续,秘密还埋在小镇外的树林里

出自旧文,超音波#008《舞狮人解散了马戏团》,“我把记忆埋在这棵树下,多少年了岁月已吹老你英俊的笑脸。”

#7

手头名片上的电话号码也终归是个玩笑,而非魔咒。

出自旧博《鬼先生的隐身术》,“无限良辰美景终不如一纸名片,上书,魔王秘书,联系方式520104094”

#8

移情借口是麻痹良法,缺席几年不过是养精蓄锐。

来自村树某次聊天说“不写博,休息干别的也是给自己充电”,大意。

#9

年更君,还记得当年教给你的隐身术吗?

不更博,一年一更豆瓣年鉴,九间大师戏称年更君;后半句,显然,《鬼先生的隐身术》。

#10

被拒的心碎让他想起克利的抽象画

出自旧文《你去帕尔那索斯,我回过去》,该篇主要涉及保罗·克利《往帕尔那索斯去》、Athlete之《Out of Nowhere》、Maximilian Hecker之《Lady Sleep》。

#11

鬼先生在列车上遇见了一个戴着奇怪兔耳的男人

桥段来自给球的小说《兔子先生的旅行》。

#12

男人自称R,刚搬离废柴镇,打算四处游玩一段时间

R=Rabbit=兔子先生,废柴镇=FC2,四处游玩=到处找FC2的替代品(各种语言的免费博都去注册了一下是有多无聊= =)。

#13

鬼先生邀请R到自己的木屋作客

【本段中,木屋、茶杯出自《兔子先生的旅行》,熊来自《面具男和他的熊情人》、《熊先生的初次登场》。】

#14

黑暗的地板上微闪着蓝光,手臂垂下去,摆出画作的姿势

手势出自画家雅克·路易·达维特(aka 大卫)的《马拉之死》,历史课本上有的……

#15

猴子的脸贴着地板,他并没有把它捡起来

嗯,猴子。

#16

他像接受治疗,卸下沉重的头颅

下详。

#17

“无故事的故事,无历史的历史,非虚构的小说,无爱情的恋情,未证实的证据和不确定的确定性……”你看,《……悲惨的宇宙》就是一本参考手册,它是黑夜送来的未知生灵,轻巧地穿梭于时间与空间,理论与叙说,人情与狗血,彼岸与此处。

这部分在涉及《我们悲惨的宇宙》,因为本篇禁用“我”字(去年第二人称今年第三人称明年就不要人称好了!),所以就省去了“我们”。

#18

他一趟趟地搬家,在渐暗的黄昏踩着桌子换灯泡,挂窗帘,假想着未来空间里将要发生的有趣冒险,无性约会,他就嫌时间过得太慢。

嗯搬家。嗯无性约会,跟球球、九间大师的第二届三人滚床单节。

#19

鬼先生背着老式挎包,像个少年一样停靠在树旁看书。

句式下详。

#20

虚构世界的现实新闻纷杂交错,女巫狼人吸血鬼连环杀手一众狂欢

指美剧新闻。

#21

鬼先生指责他,为什么把书随身携带却不去翻看。

下详。

#22

矫情的朝圣感。

嗯朝圣情结由来已久。当然,还可链上保罗·科埃略的《朝圣》。

#23

他喜欢没有缘由,没有动机

来自哈内克电影《趣味游戏》(德版+美版),没有缘由没有动机的杀人。

#24

那本被鬼先生快速翻看的《自杀》,非常像他梦寐以求的遗书,诗与画的拼盘,追忆与重述的共奏。

衔接#21,“鬼先生指责他,为什么把书随身携带却不去翻看。
把这本一百来页的《自杀》放在包里小半年,留着等车或别的闲暇时间看,但一直没有翻,最后在某下午快速翻完了。】

#25

鬼先生从来不谈死前的故事

下详。

#26

旅行故事讲了很多,提到鬼孩时,他有疑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搞清鬼孩与鬼先生的关系。那是一个十五岁少年,浑身灰白,瘦弱阴郁。

鬼孩,来自旧文,超音波#017《鬼孩》,这个梗很重要,下面有展开……《鬼孩》这篇同时也来自叫《鬼孩》的少年小说。

#27

鬼先生在公园门口遇见鬼孩。病态感让人好奇又怜悯。

公园遇见桥段来自超音波《鬼孩》;原作《鬼孩》小说的角色患有白化病,因而被排挤被边缘,由此带出#28。

#28

没有人能看见[ ]。没有人能伤害[ ]。

没有人能看见我,没有人能伤害我。他们说的话不能伤害我。”——是原作《鬼孩》里的一句,超音波《鬼孩》也引用过。此句正好照应“鬼先生的隐身术”。

#29

这里是最终进化少年的聚地。烧死自己,捅死自己,淹死自己,跳死自己,笑死自己,杀死自己。头破血流,碎裂开花之后,才会有新的出生。

漫画《最终进化少年》。开篇“世界各地出现大规模的集体自杀”,顺延《自杀》,也有马戏团把戏的一点影子。

#30

“兔子优雅地起身,兔子急速地奔跑,兔子缓慢地坠落,兔子漂亮地消失”

引用超音波《鬼孩》。

#31

他拼凑出梦•想中的鬼孩,身着灰衣,背着老式挎包,停靠在树旁看书,低头隐在背景里。

重复前文#19。灰衣、挎包、隐于背景出自no-man专辑《Schoolyard Ghosts》,就是以该张写了超音波《鬼孩》。】

#32

他怀疑R先生不止一个,不论哪一个,他都已不再在乎。

R先生的身份开始分裂。下详。

#33

R在梦中指出灰衣少年,R说你爱上了故事人物,R在电话里唱了一小时歌,R问三年后你会在哪里,R在半夜发来人设反馈,R说为什么你还没有厌倦,R在评论里虚构了多重身份而你并不是你,R说你好,R不说再见,R有说过模仿你是相互影响的必然,R没有说过不会再有下一次真空消失。

这段有两个R:

R=Rabbit=兔子,大致上单数出现,兔子曾打过三小时电话唱了一小时歌,在半夜谈论《爱丽斯与阿司匹林仙境》的人设,写评论虚构我和他并没有说过的对话,兔子从来不说再见,兔子曾说模仿过我的文风而我也模仿他的大家都互相模仿;
第二个R,R=Raymond=R….他换过很多个R打头的ID,whatever,我以前博客上用R提及的日志中,都是指他,基本不用R表示兔子,R很奇怪动不动就把我删掉,每次重新加我就说你好,每次聊天开始必先说你好即便认识有几年了,然后他两年前再次拖黑我,2013年底突然又蹦出来……

#34

Everybody leaves. Nobody cares.

出自美剧《One Tree Hill》,Peyton之“People always leave”,旧博有提及。

#35

他听鬼先生继续讲鬼孩的奇遇。被陌生人捡回家,像只流浪狗。在拥怀与亲吻中若即若离。最终离开。留下清香印记。

出自超音波《鬼孩》。

#36

鬼先生撕掉杂志,将男人们贴在墙上。

奥运年,球企鹅少侠来看我,房间里墙贴满从杂志撕下来的模特图。

#37

正如墙上的鬼先生一样,定格在奇异的瞬间。他才不会幼稚地去亲吻鬼先生。对他而言,死去的鬼先生是别人每年定期缅怀的男神,而非他的本命。他偶尔会看到屏幕上的鬼先生,与记忆中模样相去甚远,切换不同角色,却永远年轻。

终于到了解释鬼先生的时候!鬼先生的真实出处,原型在哪里?目前博客上所有涉及鬼先生的篇目:tag: Mr. Ghost。随意看,各种乱七八糟。那么鬼先生到底是谁?我从来没有在博客上解释过……继续卖关子……你猜一猜咯……









其实呢,
08年买过一本《看电影》,送了一幅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海报。没错,鬼先生就是演过《断背山》的Heath Ledger同学!有没有很吃惊!我都没有看过《断背山》,只瞟了一点片段,对他并不是特别爱。自然不是男神也不是本命。另外,海报上有“Are you serious?” 歪头,咧嘴,打着问号,前文出现过,《兔子先生的旅行》也出现过。】

#38

仿佛有无数个自己

美剧《黑色孤儿》第一季。

#39

不同人的叙述分支,汇聚到同一天同一点

美剧《发展受阻》第四季。

#40

疗养院坐落于城郊

下详。

#41

那些修女们在地窖里养了一只怪兽

美剧《美国恐怖故事》第二季,精神病院。

#42

吞噬十三个居客的噩梦

嗯,13年怎能不关联一下拾叁君。

#43

他去仓库取花肥时

美剧《十三号仓库》第四季,另外,花园老年生活这段也可照应德里克·加曼的养花和《花园》。跟九间大师提过,等老了就去做花农吧。

#44

静静地等歌曲终了

美剧《纳什维尔》第一季。

#45

他重新邂逅不一样的鬼先生。

下详。

#46

只是觉得没必要因为厌弃,就兴冲冲站立在铁轨中央。

美剧《纳什维尔》第二季,里面有个Will,因接受不了自己始终被男人吸引,于是在大老晚泪眼迷蒙跑到铁轨上。

#47

有时会更偏激地故意推迟入睡,看屏幕泛着梦幻,看天色渐入澄澈,他站在窗前洗手,看挨个整齐停靠的彩色盒子在十几秒之后依次消失

嗷,显然,我的睡眠问题是老生常谈。九间大师说,你的年更里永远少不了永恒的主题:“睡眠和失眠”。这一篇也毫不例外,主线便是。

#48

正站在阳台的鬼先生,窥视着另一边的生活。

Ozon电影《登堂入室》。

#49

碰巧搭讪凶手

电影《蒙特利尔校园屠杀事件》。

#50

世界尽头的末路,写最后一篇论文,诚惶诚恐,交给死亡。死亡问他。是怎样度过这个夏天。

电影片名的造句游戏。链接已给。

#51

绝望。封闭。鲜肉。童颜不老。青春尽可称王。

链接所示。

#52

他回荡在男神B的肉麻情话里,相信不真实,相信不般配,不信所有的理智检讨。

男神B,真人秀《老大哥》美版S12、S13出现的Brendon,他在秀中跟Rachel一见钟情发展到戏外,在2012年终成眷属。他在《老大哥》里的肉麻话专门被编导配上诡异背景乐,堪称琼瑶场景。但并不总是那么圆满,在12跟13间隙,流出过Brendon跟女网友激情视频的照片(露X照已另存!),于是本来Rachel跟他同居的就冷战了,Brendon很快为艳照诚心录视频放youtube给Rachel道歉,Rachel表示我们还是朋友啊但至于以后怎么发展再说啊。于是他们在《急速前进》S20里吵啊闹的,Rachel的性情被豆瓣网友鄙视啊,Rachel的一句哭腔“我只是想跟我的最好朋友去环游世界啊”被截图啊。再后来,《老大哥》S13里,他们俩人就已经订婚了啊……这个梗我为什么说那么长!

#53

无数次跪求鬼先生的隐身术,不需要回应的反刍行为

牛。

#54

层层叠叠幽暗之心。影影绰绰热枕之火。

来自旧博《终南捷径》,“层层叠叠黑暗之心”

#55

异爱者的终南捷径。

电影《爱的五种方式》。

#56

问鬼先生有何良方。答曰每天十一点睡觉,那年你不也坚持了十天半个月。

08年有阵子,坚持了一周多每天十一点睡觉。皮肤好很多嗯。

#57

你需要接受治疗。不。

核心梗!前文#16“他像接受治疗”、#40“疗养院”,这一“治疗”取自下文年度专辑榜#02——Moderat之《II》中的一首《Therapy》(年度最爱单曲)。当然“何弃疗”也不是不行,主线有很多场景“睡不着”,为何放弃治疗?

#58

鬼先生坐在床头,脱线木偶一般变换着奇怪手势,他躺靠过去,试图看清黑暗中的幻术。面具从额前脱落

同上,鬼先生易容画面出自Moderat之《II》的封面形象。此处初次引出鬼先生的面容变更桥段,照应前文死前的鬼先生,面具一样的人生。

#59

本和丹,缠绵在索拉里斯的爱床上,凝重,严肃,疏离。

【两位音乐人Ben Frost和Daníel Bjarnason。Solaris封面概括。】

#60

另有V先生招一招手,本就从墨尔本跑去雷克雅未克定居,然而,V先生更像是个雇主,开了间卧室,供本与丹随意示爱传情。本/丹二人也不浪费一点时间,合作专辑,为电影、舞蹈剧配乐,在冰寒之地牵着雪犬穿越黑暗,噪音,万籁俱寂。

嗯,事实大致就是这样。当然有同人脑补倾向。Valgeir Sigurðsson创立厂牌Bedroom Community(其中录音室叫Greenhouse)。Ben邀请V到澳大利亚来,V去了一段时间,很快V就回邀Ben去冰岛,于是,Ben就离开了可怜的老大哥Lawrence English(和他的厂牌Room40)成为Bedroom挂名艺人定居冰岛至今。Ben推倒Daníel二人组除了合作Solaris还有很多次搅基项目,就略了。另外Ben的好基友还有Brian Eno(导师搞一搞),还有暗恋对象Michael Gira(Swans),Ben在自己2006年专辑《Theory of Machines》第三轨叫《We Love You Michael Gira》,2010年专辑《By the Throat》特别版第十二轨《Studies for Michael Gira》,自己揣摩吧。

#61

他开始习惯断舍离

书《断舍离》,有PDF没看,借用词语而已。

#62

R先生有时会在网络发些家居和爱犬的照片,他无心围观,最后就这么淡去,他总是这么劝说自己。

指兔子。他在豆瓣上发过此类照片,称爱犬为儿子。

#63

R是万花筒里的小碎片,一个动静便有新的模样。他喃喃自语π的经文,另一个宇宙的空白不可能变身现世的画板。

【还是兔子。出自超音波#010《兔兔兔和兔兔在镜子前遇见了兔》,有万花筒,有引用π的前100位。】

#64

他摇摇脑袋,这不是梦。

本段梦境来自旧博《造梦:半年以后》。

#65

快进8倍。

未写完的小说《自画像》以快进、后退、播放、暂停为小标题。

#66

火山口

来自清水玲子《银河银河》。早年在很多论坛资料“所在地”栏都是填这个。

#67

他轻轻抚摩靠在肩上少年的发,银河银河。

出自清水玲子《银河银河》。杰克和艾利彼此靠着,在列车上小憩。曾经还尝试把漫画全部文字化……

#68

他等过早晨,中午,傍晚,等到了P的上线。他对P说,梦见了你。P回,今天心情超不好。

P=Push。

#69

榜单两字速评之20,“球透”

这个太明显了。

#70

榜单两字速评之26,“骨翼”

曾用马甲“骨义”,取自大江健三郎小说里的“古义人”。

#71

鬼先生曾经写过一首歌,献给男孩的最好电子乐。

本段主要是在写Montag。
a) 献给男孩的最好电子乐,他的一首歌《Best Boy Electric》;
b) 专辑《Phases》正是2012年12个月每月创作一首歌的结集展示;
c) 蒙特利尔人Montag(aka Antoine Bédard)是公开的同性恋,于是他以同志色情片配乐作混音灵感再正常不过;
d) 全新设计,《Phases》第一单曲《New Design》。

#72

这一面貌的鬼先生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微妙的色气

回应前文#45“重新邂逅不一样的鬼先生”,#58“鬼先生的易容术”,也许原型来自Heath Ledger,但这一面貌的鬼先生显然不是,照应顶图“Montag as Mr. Ghost”。

#73

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林白小说《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74

竹林里的隐秘瞬间

来自以前给四(aka Agina / 喜北 / ……)的小说,《三棱镜,逆光

#75

集齐七颗龙珠会唤来。

本段基本是在说FEZ

#76

他给出保证,做了交易。他享有双重世界。阴阳。生死。面具人生。

与魔鬼(鬼先生?)做交易。面具人生,前面有说嗯。本段前后部分有涉及游戏Guacamelee!,里面获有在阴阳生死两界穿梭的能力。“去齿轮树顶寻梦”、“去雪山洞深找爱”,是游戏唯二攒不齐圆顶碎片的变态关卡,怒!

#77

他在睡不着的午后,召唤出玩具,玩具说这次得换个花样,时间充裕,躺平放松,说出你最想要的,肮脏的许愿。

此梗略…… = =。

#78

鬼先生的木屋已闲置多时,偶有登山游客借来暂住

依旧来自《兔子先生的旅行》。

#79

浴室里有块瓷砖裂开了,他觉得那无关紧要。

九间大师造访期间,说浴室里有块瓷砖碎了很受不了。我觉得无所谓。

#80

瓷砖的隐喻

柳美里小说《瓷砖》。

#81

电影里的幽蓝肌肤,梦幻得吓人

场景出自阿拉基电影《大爆炸》。加班球在下午拼命赶工遗憾错过,我和九间大师在床上看此片,大师直捶大腿笑个不停喘不过气来了都……

#82

她在夜里变身为兔。她在夜里伸展如猴。

自然一个是球一个是大师。

#83

亲密相伴的白噪音

德里罗小说《白噪音》,死亡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白噪音:
“假如死亡不过是声音,那会怎么样?”
“电噪音。”
“你一直听得见它,四周都是声音。多么可怕。”
“始终如一,白色的。”

#84

没有人能看见[ ]。没有人能伤害[ ]。对。在幻想中不会[ ]。

没有人能看见我。没有人能伤害我。在幻想中我不会受到伤害。
重复前文鬼孩以及鬼先生的隐身术;
后句是短片《下一站出口 / Last Exit Home》出现,当时标的短评是:
“在幻想中我不会受伤。”——这话怎么那么熟悉= =

#85

鬼先生在人群里向他招手,他取下耳机,只听见年少的回音。

照应前段,幻觉,幻听。

#86

你可以找出所有的钥匙,所有的提示,你永远不会拥有藏宝图。

藏宝图在以前日志有出现过。此句也即提示本文有彩蛋。

#87

他闭上眼,想象彻眠的最佳姿势,他如半括号般侧身一躺,列车驶进隧道。黑暗。只是一层薄雾。亲吻过后,自画像背景中的蓝色在坠下。

涉及以前写的有个人意义的五篇小说:
想象彻眠的最佳姿势 & 列车驶进隧道 -《彻眠》
他如半括号般侧身一躺 – 《幻想自慰者》开场即是
只是一层薄雾 – 《我们只是一层薄雾》
亲吻过后 – 《二十四小时的木马幻影》“我们只亲吻。我们只拥抱。仅是如此。”
自画像背景中的蓝色在坠下 – 《自画像》

#88

爵士乐手们带上乡情演绎着奥斯陆天际

年度专辑NO.1,Jaga Jazzist之《Oslo Skyline》。

#89

从说唱的振振有词,到念白的寂寂无尽。

Jaga Jazzist第一张专辑《Grete Stitz》的正式开场曲《Jazzthang (Chillout Mix)》有说唱,最后一首《Out Of Reach (Or Switched Off)》有20多分钟的念白——

#90

褪去衣物

返回开篇“回头再联系”、“穿衣抗拒感”。

2013

标题

0故事。如此明显,还需解释么。零故事,无故事。与正文涉及的《我们悲惨的宇宙》“无故事的故事”关联一下。同志角色的0。不要逼我啊。

1重奏。通篇为个人日常堆砌,虚构现实如影随形啦。

3碎片。全文插入了三个最主要、来自过去的练笔碎片。一,鬼先生的木屋段落;二,鬼孩的再遇;三,梦境向下中,关于骑自行车少年的梦境。

2追忆。都一把年纪还老执迷回想往昔这种事情肯定是又二又矫情的啦。多么明显。不过马丁·瓦尔泽老爷爷的“以往作为当下”总是会被拿来当箴言啊!


【能把这么琐碎啰唆的彩蛋说明看完也不容易啊来亲一个。】

【谢谢。】

Today in History

2009  •  哈瓦那特派员  •  0 条评论

2008  •  花痴了  •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