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一图流

[read more]依然是彻底忽略Steam和PC游戏的一年。HumbleBundle上的订阅仍未停掉,它反倒是改了个名,从Monthly变成了Choice。 闲时已大不如前,整个2019年也仅仅接触了四款大作。Mortal Kombat 11充其量是跟朋友联了几回网战,故事模式等均未解锁。Devil May Cry 5仅通了一遍剧情。Sekiro菜中死去之时不巧碰上搬家,就此搁置再也没打开。年初玩的新战神,是沉浸其中,可这已是从2018拖延至2019年的旧作。 如今决心填坑前总会考量完成耗时(或者说白金难度),算是奖杯党潜在的利与弊。兴许要感谢狗头社,让人逐渐变成没有感情的刷白金机器。 2019年战况如下—— 铜杯 2799→3309 (+510) 银杯 924→1259(+335) 金杯 540→986 (+446) 白金 81→132 (+51) PSN等级 Lv26→Lv33 (+7) 100%游戏共56部。 第100个白金来自《God of War》。 共获1342个奖杯。 打杯最多的是2月,226个。 榜单每年都在列。自娱自乐。继续按去年的规矩,前十有序,后面随意。不用在 … Read More

告别美剧的这一年我都在干什么

01 这个问题的回复可能是,我变了。 ——不,我没变!我还是那个永远充满幻想、永远少女心的元气少年。大言不惭。路边的车辆还没撞飞我。所以这一切都是现实。 在暂别美剧之前,或者说刚暂别美剧之际,我短暂沉迷于Netflix的西班牙语剧,比如《花之屋》《名校风暴》,西班牙小哥是要笑死我:“你可以创造历史,成为第一个赢得法国网球公开赛的同性恋男人。”“所以只要我是冠军,就可以睡男人?” 然后?然后我就意外打开了国剧大门,踏上了万劫不复之征程。 都是因为他。 02 无意间在微博上刷到浙江文艺为小说原作者新书见面会所作的海报,上面用的是他在《遇见王沥川》的片场剧照,阳光宠溺下的笑脸,成熟的少年感浓郁得让我窒息。当时就被闪电击晕了。这是谁?我要知道他的名字!立刻!马上! 当“高以翔”三字出现在屏幕上时,与记忆中的模样出现了偏差。这难道不是个络腮胡大汉、走秀男模?王沥川应算是高以翔演艺生涯中的一个至高点,我们称之为高沥川,无人能超越,他自己也难以还原。 去年十月中下旬,我进入了漫长的被《遇见王沥川》和高以翔绝望统治的上瘾期。前后刷了五六遍《遇见王沥川》,跳着看开头结局,反复看某些名场面,被那些欲拒还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