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一图流

[read more]依然是彻底忽略Steam和PC游戏的一年。HumbleBundle上的订阅仍未停掉,它反倒是改了个名,从Monthly变成了Choice。 闲时已大不如前,整个2019年也仅仅接触了四款大作。Mortal Kombat 11充其量是跟朋友联了几回网战,故事模式等均未解锁。Devil May Cry 5仅通了一遍剧情。Sekiro菜中死去之时不巧碰上搬家,就此搁置再也没打开。年初玩的新战神,是沉浸其中,可这已是从2018拖延至2019年的旧作。 如今决心填坑前总会考量完成耗时(或者说白金难度),算是奖杯党潜在的利与弊。兴许要感谢狗头社,让人逐渐变成没有感情的刷白金机器。 2019年战况如下—— 铜杯 2799→3309 (+510) 银杯 924→1259(+335) 金杯 540→986 (+446) 白金 81→132 (+51) PSN等级 Lv26→Lv33 (+7) 100%游戏共56部。 第100个白金来自《God of War》。 共获1342个奖杯。 打杯最多的是2月,226个。 榜单每年都在列。自娱自乐。继续按去年的规矩,前十有序,后面随意。不用在 … Read More

Stifled | 屏住呼吸

Stifled, 2017 by Gattai Games 01 Stifled刚上架的时候,因其“回声定位”的玩法很有兴趣,可惜当时误以为需配备VR,只能遗憾告别了。 近期港服PSN商店打折,冲动是魔鬼,但再鬼也鬼不过Stifled里的精神恐怖。实话说,并不是个恐怖文化爱好者,第一人称解谜大爱,第一人称恐怖再见,然而,很多时候这两种元素难分难解,我每次都硬着头皮踩着玻璃渣一路忍痛前行,啊,没错是真实的步行模拟。 Stifled的“回声定位”核心玩法与《未完成的天鹅》(The Unfinished Swan)中的“泼墨”十分相似,如果说《天鹅》是白茫茫式的眼瞎,那么Stifled则是黑黢黢式的眼瞎。你甚至无法说哪一种更好。什么也看不见,想要探索这个世界,那么就请出声或泼墨。 刚踏入Stifled黑白世界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拿来跟《天鹅》比较,树丛、石路、溪水似曾相识。破开这个迷局的是,Stifled的第一声尖叫。因为略去了画面的拟真呈现,Stifled的恐怖元素便聚焦于黑暗和声音。惧怕黑暗,想要前行,那么势必要想方设法制造点声响,点亮周遭事物的轮廓,哪怕几秒即暗。在某些场景下,声音会招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