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豆

天气变冷之后,人也变得越来越饿。如果中午只吃个泡面,是根本撑不到天黑。大概是冬眠的预警。然而真的睡起来,憋尿也是个问题。

饿到全身乏力,还要先刷完昨夜的碗,才能做今天的晚饭。等不及饭焖透,就匆匆揭盖盛碗,半碗下肚后才稍微缓解饥饿的痉挛。吃完后,并未体会到充足的饱。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尤其是灌了几大口水之后的空洞回响。

夏天,懒癌愈发严重,有阵子每天都在叫外卖。做饭的实惠与麻烦当然很清楚。洗碗也就几分钟的事,但总是不太愿意去做,拖着拖着就到了第二天。还好没有人催与嫌。叫外卖的顺势心理就是真好不用任何准备工作和饭后洗碗了,把嘴一擦,把袋一系,就可以扔在门口,继续干不重要的事。殊不知之前纠结吃什么刷各种店家浪费的时间,足够自己洗菜做好吃上饭了。

吃毕竟是根本生技问题。如同身体不适干啥不顺,不填饱肚子也无法玩乐。在打游戏的时候总是会偷懒地又不想自己做饭了随便叫个外卖赶紧吃完好继续游戏。

随时随刻都幻想要是有仙豆就好了。吃一颗,十天不用愁吃饭。

最终刚吃完饭没一小时的我,跑下楼买了烤串赶紧吃起来。

在或不在

还是分别。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关系如此圈定。他有张大众情人的脸。透着若无其事的笑。仿佛在暗示随心所欲的玩乐。后来故事一如既往俗套展开。争吵不在画面。亲热只在黑屏。站台上的指示牌,通往未知乡。若硬要说关键词,那肯定是归属感。

踢飞雀跃。拧转紧张。在推门与敲门间的徘徊。

在他就躺在那张床上等候的想象之外。我凑近我的身影,清醒认识到可能性的重叠。

或许还有后续,空间的阻隔敌不过时间的流逝。

那张熟悉的陌生面容。透着纵容一切假设的微笑。

在一起或不在一起。

界定是谜。

表达欲

01

前两天清理浏览器插件时,发现几年前买过的一款写作应用变得有点古怪。应该是对中文输入的支持欠佳。老实讲也没用它来写过任何东西。当时看中的是,一款可换背景色的简洁写字板,字体效果也还不错。

抱着类似想法,跑题去Google Play搜索笔记、书摘类应用。如此刷了好久。醒过神来,自知并不会利用这些工具。每次都觉得不错,以后要随时记录一切,但零零碎碎做不到系统化,也无法持之以恒。是自身原因。就拿微博来说,从刚出现到如今,都始终找不到话说,数次尝试,发了没几条就又看不过去全都删掉。

02

删除癖的敏感其实是表达的困窘。长久来对言说不够自信。课堂上回答问题,只是点对点的应对。如若上台演说或介绍,将根本无法厘清头绪,把原本想说的会说的有条理地说出来,每次都紧张得要命,一看到那么多眼睛盯着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即便如此,还曾经以课代表身份解说了半堂地理课。想想都直冒冷汗。

大学毕业答辩时,严重睡眠不足下结结巴巴地胡扯一通。那应该是心跳最快的一次说话。面对刁难的名词释义请求时,我不知道从哪找来自信流利异常地神扯。回答完毕后,提问老师以正经的口吻把标准解释说了一遍,与我说的几乎是两个意思。后来旁边的同学掐我手臂,小声说她以为我说得很对。

说话是为交流而生。人际关系不靠一张嘴皮难以磨合。然而,至今面对三个人以上的场合都有种莫名的不适感。这也许是陌生交际的错。但更多始于个人对表达的不自信。不太会根据情境说话,或者说掌握不好对话的节奏。大多数时候,陷于自说自话的死圈,自欺欺人。言说是倾倒,聆听是吸收。做个沉默的听者,其实也很好? 在寂静的夜晚,我总是会回味白天的会面。内心琢磨着自己哪些话应该那样说合适,哪些话可以扩充铺展。假装是一个健谈的人。

与相熟的人之间或许没有这些个烦恼。大概是早已撕毁自己害羞的皮。也不必担忧对方看穿自己的愚蠢与笨拙。

这终归是一场人间游戏。听你,说我。

03

语言比言说的力量更大。也更安静。这应是我偏爱写而非说的缘故。斟酌文字的过程缓慢而有趣,能够反复修改也是一个优势。说话是及时的,文字只把最终的一面示人,这不得不说更适合言说自卑者了。

但凡提供编辑功能的社交网络,就不存在尴尬的黑历史。面对无法修改的动态信息,在发言之前总会审来视去,仿佛一两错别字就会扭曲原本要表达的想法,或者这番口吻是否合宜,有没有自作聪明、嘴贱高冷之嫌。在黑洞浩渺的社交信息流之下,普通用户的存在微乎其微。其实我根本不用考虑他人感受。但却总是会自问一下,确定要发这些吗,是浪费其他人时间的无用信息吗。最后石头落地,还要突发奇想把它搬起来,扔得远远的,好像占了一个异常宝贵却不知道具体能干什么的位置。

如果只是陈列私人想法,文字也是够自恋的。表达是寻找出口。利用什么工具看喜好。剔除了无谓社交成分,最终输送的对象也还是自己。

只不过隔了一年半载,心境大体类似的阅读者。

04

现代科技便捷之余附加的隐形桎梏,已是老生常谈。

在没有个人电脑的时日,阅读时刻伴随,看书几乎是最终极的乐趣。当时还想象,有了电脑后将能更好地写作,写得越来越多。像什么跑咖啡店敲键盘此类幻像,不戳穿也罢。事情总与意料相悖,一切的想当然都是不以为是。

电脑打开的门,通向无所事事。追随享乐也不能当成一种罪恶来严惩驱逐。说到底还是自我控制力的问题,如同语言只是表达的工具,电脑也如此。分散注意力方面,智能手机能在电脑面前称王。期待一条莫须有的未读消息,忍不住亮屏,估计也是一种常见的现代病。以前会翻书等公车,现在只会刷着未读RSS文章,消磨时间。

聊天工具中,还是不太习惯用语音,偏执得用文字说话。抛开说话的不自信,只觉声音属于一种隐私,不经意间暴露着个人的脆弱。而与真实嗓音的差别,那已不在话题内。

也许我应该不那么钻死角。数码产品本身就是为了服务而生,娱乐或效率,不用太追究诉求,这终究是个有寿命、会故障、会意外身亡的产品。

不经常写东西,那只是我越来越懒。当然也可以用年岁大了没什么好说来自我解说。艳羡年轻,不仅是肉体方面。

05

开头提到的写作应用就叫Writer,背景色好看,focus模式也足够沉浸。可惜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版本输入中文时每段都会莫名空一小格,强迫症患者把设置选项都改了个遍,删应用重装还是没能解决。

最终我换到了另外一个应用,背景只有黑白,图标禅意,名字也非常应景。

Calmly Writer.

全新介绍页出炉

About Me

折腾了一晚上,因为不太会写样式,只好用懒人表格来对齐。

后来发现表格没有自适应,又想方设法改了改。

暂时就想到这些链接,有几篇日志还没有导过来。

希望以后自己能够为右侧日历勤打卡! 🙂

那个谁

是缺眠午后。惹人生厌的铃声把我从浅睡中唤醒。

电话那边的球异常兴奋地说起了种种八卦逸事。重点提及那个谁。问我要不要看他的近照,或联系方式。名字毫无印象。记忆库已崩坏。

到底是哪个谁。

就是你以前博客上非常花痴的那个谁。

是吗。我博客有很多花痴对象。

你曾经喜欢他喜欢得要死了。现在他来我们学校读博,要不要我直播一下他的近况。

不要。

为什么。

博士有什么稀奇的。你不也是球博士吗。

无宇宙不和谐

新床到了后满心欢喜地滚呀滚没想到就如此看剧七八天。10月5日,石黑一雄拿了诺贝尔文学奖。10月6日,CunninLynguists推出了新专辑。10月7日,Dan Amboyer公开出柜加结婚秀恩爱。

那么在红+蓝两张EP之后,CunninLynguists删除了bandcamp下载页面,没等到黄色EP,却等来黄色专辑也算情理之中。告别了《Strange Journey Volume III》的天马行空。这张久等三年的新作扎实依旧。bandcamp的购买评论中有人抱怨道,长久以来他们把每首歌都控制在三四分钟,谁不想要一首五分钟的CunninLynguists呢,三分钟曲目受够了啊。

另一层的心声是,每一首都制作精良,不容跳过。这么多年的上佳出品质量值得死忠继续脑残下去。

跟前两张的音色相比,新作《Rose Azura Njano》更甜蜜,不变的是Kno招牌式编曲功力。红《Rose》蓝《Azura》仅是前半场热身,名义上为“Njano”的后六曲一首比一首美艳。《Mr. Morganfield & Ms. Waters (A-Side)》、《Jimi & Andre (B-Side)》短短两曲,Natti和Deacon轮番唱诉四个叙事声部——B-Side之Andre一句句“Oh Load”声声直球,这段唱词想无限循环:

Watch her grow tho
Made of seasonings that we don’t know
A seedling with a gold glow
Reaching through the snow slow
As predators lurk in the corn rows
In a world that led her to thorn growth
Met a man better than his wardrobe
Body language speaking in hormone
Oh Lord

《Oh Honey》诚如其名异常甜美。《No Universe Without Harmony》也算是宇宙大同,让人联想起当年的“奇异”太空之旅。

阴冷秋雨的节后上班日。CunninLynguists始终是最佳醒神良药。

最后毫无惊喜的是,年度第一专辑已经预定。

对不起了,Portico Quarte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56 57 58 59 60 61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