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0

01

周四晚上与丸丸闲扯!

kik 23:30
我觉得你是比较少女心……

牛 23:31
你才少女心!

kik 23:31
你要是觉得这么说会平衡一点的话……

牛 23:32
好呗,少女心是我的优点!

牛 23:33
让我细腻!

kik 23:33
嗯,少女心令你鹤立鸡群!

牛 23:33
童心是我另一优点!

牛 23:33
令我活泼!

kik 23:33
(娘心)

牛 23:35
娘心是隐藏人物,非本人不予开放

kik 23:35
揉搓你

02

昨天晚上与棒棒夜聊!

棒棒少年的手机号,怎么说呢,总算让我拨了个活的了,6910!看你还说你不淫荡!敢情你选号的时候没有脸红么。虽然都说1069,不过从实际来看,6910才是正确的顺序嘛。

其实忘了说,棒棒你的声音很可爱。

03

刚看了《迷情站台》(Clapham Junction, 2007),红衣男孩真惨……R说你看个电影那么投入干吗。我说我喜欢他嘛,虽然知道这是电影,但还是很震惊……至于十五少年诱惑大叔戏码,我觉得碰得太巧了,反而感觉不大。我很期待群像,但是本片仍然太“主流”,支流太细碎了,找不到撞击穿越的快感呐。

大松货

01

又失眠。好像去年四月总爆发以后,就没有如此严重的失眠症了。那种困到不行却死活睡不着的感觉,心悬着始终紧张的感觉,我以为躺平了深呼吸就可以缓解。

睡眠真是个麻烦的大松货。每次想“深深”插入他时,却总爱耍我,不肯裹紧我那可怜的困倦。

腰后袭来阵阵的疼痛,躺着不是,靠着不是。意识不清,不能借助书籍催眠。发呆不成,胡思乱想。想法彼此矛盾、为战。夜晚平静得无比恐怖,还奢望坐等天亮,等不够温暖的太阳来太阳我,等“新”的界限的到来。

然而这全是自我安抚,那些模糊的东西总靠臆测,确定性与触感无关。也不乏个人努力欠缺的因素。

最后睡着也忘记是怎么做到的。每次都如此。

02

无聊又翻以前的日志,很感怀某些事。

之前买《赌博默示录》时,碟二部分送的是《他和她的故事》,当年翻漫画觉得这画风这纯纯恋实在是抱歉,于是长久来划到禁入圈。周日看完闹腾的Hustle后,无意翻出这个来过渡情绪,哪知此动画做得异常欢乐。

配角爱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比如很喜欢那位有点像真一的摇滚少年,比如很有志向很有骨气还很有小受心的健史同学,无奈后者还是转男女了,本来多可爱的苗子呀。

其实我不腐嘛,前几天学到的真理是,钓一个宅只需要一个LOLI,钓一个腐却需要两位有奸情的男性(面目略去):钓腐的成本要两倍。而我只要有一位好少年吸引眼球就完全足够了,不需要多余暧昧。所以说我是一只花痴……

不过想想Hustle里的Danny Boy,如果没有人跟他互动一下,哪怕少了美女Stacie随意一句“Oh, Danny”的调侃,也就不会觉得他有多萌多可爱了。

算了别纠结这些复杂的拉拉扯扯,直接迷那个人就好了。凡事从简啊!

03

变态的SC3,最后一把特殊武器搞不定了。作为一个收集控来说,这是一件多么难以忍受的餐具。那天我搜了半天,没找到爱好者一百问五十问哪怕三十问也好啊,那个,我有空自己写问卷好了……

没看过电影却玩什么圣诞夜惊魂最要不得了,现在我的后遗症是,一看到细长身影晃啊晃就想起那位爱讲骨头都酥不起来的冷笑话的Brook同志!

诶诶。

对倒之路

并没发生邂逅这等浪漫事,或者,从头到尾就与之无关。是我主动找上猪先生,在两周前的一个晚上。

那时候昏头昏脑逃出来,呼吸点冷空气,摸着还瘪着的肚子,跌跌晃晃地走进巷子。直走右拐左转。在运河之上的肮脏浮冰。在十字路口的药店门口。守住方向,揣测路人。向北走。在另一个药店门口停住脚步。猪先生姗姗来迟,没有接头暗号,只一个点头。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沉默少语,像一步步深入矿山的矿工。

喝水喝水。握着水杯取暖。看无聊的娱乐,等无趣的早晨。

猪先生制造最响亮的迷幻乐,我的意识三分之一是昏迷,三分之一是乱舞挣扎,最后三分之一是看得见的清醒。笔直小道染上暗症,走着走着变得扭曲蜿蜒,无视左右岔道,选择最中间的一条,懒人做法。反复回头,间歇性发作,在天平的中段摇摆,一次次退回一步,一步步重新出发。本已确定的,变得从未确切过,目的地无穷近又无穷远。我无数次对自己说,无数次想起过去曾/将来将执迷的生存宿命,飞蛾扑火。是一种天真,或者说是对自信的高估,倒回那么一步,不会改变什么,结束这段便可以延续着之前的继续前行,却不知一旦退回,便已经是回到最初。如此反复。在瘾发作时盲目乐观,在清醒一刻拼命克制,删除痕迹,消灭敌人,斩断退路。

按住心跳,努力努力让呼吸频率变小。长呼吸法。脑内列车相撞,那已经是梦的外溢。比失眠更痛苦的自然是半梦半醒。

想过的事情,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挣扎过。现在只需当成合理,顺从下去,依循既定,走向既定。没有突变的生活,就像不会涌现神秘捷径的旅途一样,四平八稳。那是一种理想状态,走一步就把退路消除,永远只能向前迈步,本无后悔可言。可这又要求在迈步之前,内心坦荡,双目前瞻。为未至的喜悦而期待,为将逝的空白而忐忑,诸多考虑交杂在当下,当下总令人窒息。

清晨假寐,临近中午时,困怠之极。

猪先生其实不胖,肥头大耳与他也沾不上边,但总觉得所见的不过是虚像,真实晃影晃来晃去,在他体内酣睡。于是,只有猪先生睡着后,真实的猪先生才会醒来。一种对倒。

少年诱惑

如今下好了《青年特尔勒斯》的电影。小说一开始出来的时候,简介完全看不到萌点,于是没买。昨天与九间聊时,提到这个,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咳,小说可是严肃小说,我等怎能用“男校”、“乱搞”此类字眼来吸人眼球呢!所以说,此书宣传的一本正经装得真好,差点我就被蒙骗了诶。下面是今天接着昨天的一点花絮:


九间 10:10:58
里面有两个很坏很坏的少年。不知道你看了会怎么想。

牛 10:11:10
很萌啊!

九间 10:11:50
有个少年喜欢半夜里骑马。

牛 10:12:15
这个好!

九间 10:14:17
我觉得最出彩的还不是剧情。而是把握了少年微妙的心态,看到漂亮男生如何冲动的,如何喜欢,又如何厌恶,从而可以从个体推广至普遍,由特殊情感推广至普遍情绪。

九间 10:15:08
啊。那个相信灵魂存在的坏少年简直太坏了。>_<

牛 10:15:33
……这就是萌点啊!!!


相关链接:

学生特尔莱斯的困惑》,罗伯特·穆齐尔,同济大学出版社,2009

Der Junge Törless, Volker Schlöndorff, 1966

更多聊天:

枪击II – 黄昏使者


主题: Break Of Dawn
摄影: Andy Houghton

功用: 重整旗鼓?
旁白: 抱歉,那部鼎鼎有名的小说连扉页都没有翻就压在箱子里去了。我在游戏、电影、重小说间徘徊,连睡眠都不能好好调整。在深夜发誓,在上午昏沉,在下午治愈,在傍晚满足。遵守个人法则,遵守欲望。

备忘: 如果天边浮云能投递绝望遗书,如果忘却
水印: 无心填坑的牛魔王

画作

本来是办公室里的事务纷争,并无新意。后来人都消失了。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写着某杂志的调查问卷,题目很多,而我似乎是冲着什么礼品去的。突然间,我开始画画,在五官描勒时还些许忐忑,技术不好给人笑话。大片空白的纸上,仿佛外星人的头颅十分骄傲地翻着白眼。只是没怎么细画眼睛。后来撇开对个人技术的疑虑,纸上速度明显加快,头部以下的服饰部分更像是贴上去的,也许是照着成品描出来的。人物除了没有手脚,其余细部都很完整,鬓角毛发清晰得让我有去触摸的欲望。原本难看的鹅蛋式脸庞在反复修改后变得瘦削而秀气,我把画放得更远一些,摇头晃脑,是古代的仕宦。套服色调是金与正红,系在头顶的帽子为鹅黄。当时在想,他能不能着金色,帽子那叫什么,有啥讲究,是不是补个簪子什么的,还是赶紧百度一下,我就知道!还没画手脚,背景却如水彩画那样刷成了红色,层叠如云,他立在左边,不,悬在左侧更为贴切。左手袖口处延伸出来的手,看手势仿佛握着什么东西,被红色吞没。画纸右边,是给祝福语的预留地。重新端详整幅画,惊讶于人物表情有异,他竟变成了她。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我把画交到杂志编辑手里,对方只随便瞄一眼,就反盖在一沓明显不多的画作之上,让我留下姓名电话,然后示意我可以去后面拿礼品。我来到一张大桌子前,上面的物品琳琅满目,我的手隔空抚摸着它们,彼此之间就如联系他和躺在地上的尸体的那把剑那样诗意般消失在红色的雾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56 57 58 59 60 61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