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击VI – 插入者,蓝


主题:Lara, Fiction Noire, 2009
摄影:Steven Klein

功用:妖孽,快放开那个小伙子(?)
旁白:是的,没有什么能阻挡你跟随爱的决心,裸身故作镇定,其实那也不是爱。是对过去的迷恋。被永恒同化,被永恒洗脑。抱着的虚无,与凝望的虚无,总是没法射出,能让你内部爆裂的叹息。当你被现实插入时,我已被将来奸杀毁尸。

水印:渴望进精神时光屋的牛魔王

杂志癖

01

没有什么恒久不变。
一切都在分崩离析。

02

很困扰。

杂志癖在我身上的压力反应,不是怎样搬家,而是何时才能撕完。

过刊杂志简直就是不期而遇的定时炸弹,它们堆积在墙边,不看你脸色,不管你情绪,冷静地蜷曲变形,干燥地积灰退色。

你的剪刀是一把欲望,你的小刀是一柄遗弃。

花花绿绿的破纸条在床上起舞,被揉搓,被凌空抓起,再度堆积在墙角边。等待最后的废纸贩卖。

墙上不会有贴画。

脚下不会有纸屑。

那些广告,那些明星,封进塑料袋里,压在衣服下面,与假想肌肤共眠,与未来同行。

直到纸张与纸张黏在一起,成为分开即毁灭的记忆。

曾经我把那些杂志丢在一个以后都不会联系的受君宿舍里,曾经我把剪下来的漫画人物挨个贴在记事簿里,曾经我卖掉了许多不曾仔细看过的杂志。现在我继续买,继续买了后堆好堆高,继续翻一遍即过。

收集癖意味着要收全,从认可的那一刻起,将能买到的买到。至于是否值得买又视当时的幼稚和无聊程度而定。

好吧,说到底,这出于对“系列”的迷恋,而杂志正是这种系列标识的圆满呈现,有专属LOGO、各色但协调的封面、偶有变更且随大局的栏目,永远没有尽头……

剪刀手不爱德华。

03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没有什么覆水难收。

04

大概是受Dead Like Me的激发,我想我应该留一点钱给自己死后——作为社会无业无亲属游民——处理尸体用。

不知道在中国,民政部门有没有一个最低标准,身为一个无公害的公民,最起码我不能让政府贴钱,那样不好不好。或者,待我意识到一切后,我应该去荒郊野岭挖一个坑,打几个哈欠,努力听自己的呼吸,等时候差不多了,就滚下去。

可是没法再自己填上土。只好感动山神,抖一抖山腰,把黄土震到我躯体上。

要是意外身亡的话,希望肇事者能够负责。

要是来不及做准备工作,我对我那些男男小说映画的藏品很是惶恐。当然,刻录盘的寿命很短,而我也不见得比数码产品要长寿。一切都有可能嘛。

所以我死前一定要销毁这些淫秽记录,免得毒害路人。

对死于自慰性兴奋的极乐者表示默哀。

鞠躬,自摸。

赖床不起

01

最烦挺尸了。
最烦亚洲GV了。

02

碰见两位搞市场调查的数码杂志编辑,对我每月在杂志上的花销表示慰问,怎么说都得百来块吧!我敷衍,我偶尔买买时尚杂志不行吗!我主业是小说专业户好不好!

这期《动感新势力》赠的剧场是《夏日大作战》,顿时没了购买欲。

《幽灵代笔》的封面没有想象中糟,要是白边能少点,会更好。现在对白色系封面无比抵触,别以为弄上白底就简约了。

03

周日阴雨。

下午躺在床上看了三个小时的《小城》,犯困。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被短信吵醒。然后玩手机。晚上吃到撑后,继续翻《小城》。看布洛克就是要感受阅读速度,那本《搏击俱乐部》翻了三章就丢在暖气片上,我觉得很花俏呀。

每个月借图书馆两本书,定额完成的阅读让我压力很大。

其实这么想想,一个月也看不了几本书,时间太不够用了……

地下诗人


Raniero Monaco Di Lapio (1983 – ) @ Amore 14 (2009)

好吧这什么《十四岁的爱情》够装的。身为青春片中毒者,冲着意大利美少年而去的我,很失望。

男猪脚其实还行,可是发型真波浪!好在这位哥哥很不错。他,在片中饰演怎么可能十四岁的装纯女猪脚的哥哥,一位理想主义者,一位地下作家。编辑建议他把海明威一字一字抄一遍,出版商说他的写作总在“解释”,而不是“描述”;我……多么想上去扇那大叔一巴掌,为他鸣不平啊!

Di Raniero同学还是位模特,在电影里秀秀身材真不算什么。最让我艳羡的是他搬出家后,在河边还是湖边(?)租了套房子,通透简约,据称“非常适合写作”。为了糊口(_),他来到一家酒吧打工,别人说他是想学布考斯基观察人群,从闲聊中积累素材。

于是这么快,我就“第二次”见到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这个名字,前两天在群里,看到他作品的链接,下面这段简介非常吸引我(标题啦标题!):

在这本自传式的小说中不难看出,表面上,他是一个典型的游手好闲之徒,热爱品尝杯中物与异性,大半辈子穷困潦倒,自作自受,困陷于社会的底层。但是不可否认,他也是一个典型的苦命艺术家,才华横溢,却不见容于社会。

话虽如此,他的文字却始终不改其豪放猛烈的作风,随时都会给读者意想不到的一击。一九七二年他出版了一本大堆头的短篇小说集,书名十分耸动,叫做《勃起,射精,暴露,与一般常态的疯狂故事》。后来再版时,被出版社分为两本书:《镇上最美丽的女人》与《常态的疯狂》。现在看起来,如此的编辑分类可能是有其用意的:《镇上最美丽的女人》可算是他最精彩的短篇小说集。而这本《常态的疯狂》很可能就是他在烂醉之下的成果。

下面回到伪布考斯基同学身上,比起那寥寥几张时尚大片,我更喜欢下面这张眼睛迷死人的素颜照:

事关废柴兔

四月三日FC2被墙一事,整整影响我三天。

不,严重了。其实是周五感冒让我整个人很萎。没事就在手机上刷相关帖,看情况怎样。结果跟我预想的差不太多,墙就是墙了。至于FC2,虽说舍不得那边的界面,但无奈,我不想翻墙去更新去改皮肤,只好暂停。或许会当备份,或许它不被墙了,我又会跑回去也说不定。

我也没想到,在FC2被墙一周前注册的这里能这么快成为替补。

Weebly后台其实很简单,全靠拖曳元素来编网页。博客功能废到不行,折腾了差不多三天,我一度心灰意冷。还好,为了简洁,我忍了。原本只是想拿来当个人文站的,无意变成了写博为主……虽然日志无限,但真怕它承受不起呐。

希望它能继续低调,不再陷入危机中。在歪酷待了3年;在废柴兔待了尚不满3年,离3年差不到1个月;于是我现在不奢求,能在这里待个3年,也就足矣。

在周末,我想的是,备份是要紧事……

在前天晚上,4U君跟我说,你快去搞个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之类的博。于是给了我新思路,以后要向小语种博客站进军,那什么西语葡语意语法语德语俄语也还行,不过挪威语瑞典语芬兰语丹麦语冰岛语荷兰语之类的岂不是更好?可关键是……我得花多久来摸索熟悉它们的后台呢!

唔,所以不要太兴奋。

搬家工程浩大啊。

枕边微光#017,于追忆中失去

大师

梦醒了吗?

最初翻开《大师》时,想到《在天使手中》。

同性恋作家写同性恋前辈,是自我抚慰;在致敬之外,更是领会精神,怎样敏感才能流芳百世。两者都以虚构内心为主导,但视角全然不同,费尔南德兹的《在天使手中》是俯瞰式的白描,虽有第一人称的口吻,帕索里尼的生活印痕却被头顶上的叙述者看透,另一种讲述;托宾的《大师》则像亦步亦趋的尾随者,亨利·詹姆斯的一举一动皆被窥伺,其心理流动则变成第三者的代入遐想,一种玩味。

另外,在结构上,《大师》只选取了短短几年的横截面,却思绪迸发地向过去绵延进军,比着力浩瀚编年的《在天使手中》迂回婉转得多。

但同时,《大师》的章节标题极具误导性,从第一章的“一八九五年一月”到第十一章的“一八九九年十月”,短短五年不到,“实时”故事少得可怜,且大多流转于聚会、拜访等社交场合。这种框架像是一种提醒,亨利·詹姆斯的追忆远远飘出现实囚笼,在反复撞击往事中挖出不为人知的隐秘之情。

关于创作,关于贪恋,关于亲情,关于模糊未定的陪伴。在走马观灯似的交际活动间,内心向的亨利,在梦境中追寻,在黑暗中自忖。

他渴求被拥抱。

他希望不被打扰。

他想消除自我。

全书十一章的内容可以玩笑般地如此概括:一章梦醒,一章爱尔兰之旅,两章鬼故事,两章手疼、手继续疼,一章家族往事,两章康斯坦斯,一章重游罗马,最后一章,哥哥登场。

从始至终,亨利·詹姆斯对自己的写作坚守信念,并怀有纯艺术化的骄傲,这亦是他从情感上得不到的满足。在繁花乱坠的社交描写中,夹杂了大量名人八卦及评说,比如对王尔德的嫉妒及花边追讨,对乔治·艾略特的丑貌平常一视,对霍桑作品的第二眼鉴赏。关于亨利·詹姆斯自己的写作之见,则融进了回想,变得感性。他就像黑暗中的孩子,以强化鬼魅来还击鬼魅,追求刺激,戏剧性,以及纯粹释放。

Read Mor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56 57 58 59 60 61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