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一生推!

Total

01. CunninLynguists (3232 plays) [→]
02. Saycet (2,243 plays) [→]
03. Calla (2,062 plays) [→]
04. Kammerflimmer Kollektief (1,701 plays) [→]
05. Laibach (1,432 plays) [→]
06. Sondre Lerche (1,349 plays) [→]
07. Apparat (1,228 plays) [↑1]
08. No-Man (1,116 plays) [↑1]
09. Destroyer (1,101 plays) [↓2]
10. Jaga Jazzist (790 plays) [NEW]
11. Cordion (790 plays) [↓1]
12. 平沢進 (605 plays) [→]
13. Plaid (603 plays) [→]
14. Archive (583 plays) [→]
15. Islands (559 plays) [→]
16. The Me In You (519 plays) [→]
17. Chessie (504 plays) [→]
18. Styrofoam (491 plays) [→]
19. Bloc Party (468 plays) [→]
20. Moderat (467 plays) [NEW]

Last 12 Months

01. Jaga Jazzist (790 plays) [NEW]
02. CunninLynguists (382 plays) [↓1]
03. Moderat (364 plays) [NEW]
04. Ben Frost (319 plays) [NEW]
05. Lambchop (235 plays) [NEW]
06. Apparat (175 plays) [→]
07. Montag (158 plays) [NEW]
08. Dan Deancon (127 plays) [NEW]
09. The Strokes (122 plays) [NEW]
10. Woods (114 plays) [NEW]

毫无悬念的NO.1

Total

01. CunninLynguists (2,850 plays) [↑3]
02. Saycet (2,222 plays) [↓1]
03. Calla (2,049 plays) [↓1]
04. Kammerflimmer Kollektief (1,700 plays) [↓1]
05. Laibach (1,430 plays) [→]
06. Sondre Lerche (1,316 plays) [→]
07. Destroyer (1,081 plays) [↑3]
08. Apparat (1,053 plays) [→]
09. No-Man (1,022 plays) [↓2]
10. Cordion (781 plays) [↓1]
11. 平沢進 (605 plays) [→]
12. Plaid (603 plays) [→]
13. Archive (579 plays) [↑3]
14. Islands (559 plays) [↑1]
15. The Me In You (519 plays) [NEW]
16. Chessie (504 plays) [↓3]
17. Styrofoam (491 plays) [↓3]
18. Bloc Party (468 plays) [NEW]
19. Tujiko Noriko (462 plays) [↓2]
20. The Myriad (444 plays) [↓2]

Last 12 Months

01. CunninLynguists (1,487 plays)
02. The Me In You (519 plays)
03. Destroyer (458 plays)
04. Baden Baden (330 plays)
05. Grasscut (262 plays)
06. Apparat (241 plays)
07. Calla (220 plays)
08. Macklemore & Ryan Lewis (196 plays)
09. Liars (178 plays)
10. Rangleklods (171 plays)
11. Shotta (164 plays)
12. Son Lux (140 plays)
13. Aeroc (139 plays)
14. Bloc Party (122 plays)
14. Tyme. × Tujiko (122 plays)
16. Nils Frahm (111 plays)
17. dEUS (108 plays)
18. Sleeping At Last (102 plays)
19. Ellen Allien & Apparat (101 plays)
20. Archive (99 plays)


晚了一天。这算是新博的第一篇日志呢。我真是又懒又废。

话说

说好今年要慢慢恢复打理这里,可过了个年就又重新懒起来。
其实想做的事情一直有很多,但每次都是开了个头然后就搁在一边。
各种强迫症逼着我不停重来,最后,什么都没有改变。

比如要丰富Cover Project主题相册。
比如要手动导入旧博文。
比如把豆瓣条目收藏转移到RYM。
比如整理整理整理整理整理各种整理

……

还有,重新写点什么。
有几个标题一直晃在我脑子里,快一年了。
最终我还是每天睡睡,看看美剧度日。

苟且偷生啊!

背影,侧脸

01

喜新厌旧,无法自控。
各种瘾上身。我想我暂时/永远没法从疯狂抽风中干净脱身了。

02

准备的小说终究没有派上用场。在陌生人查户口套近乎的热情过后,围坐打扑克似乎成了最佳消遣集体活动,就连没胃口、没精神、不舒服全都烟消云散,一种麻痹现象。在如此兴奋的夜晚,我却开始吹起牛皮。或者说,假装一个我,那个在理想状态中的神奇小子,秒杀一切不幸与威胁。

当然那终究不是我,不是现实。在路人间蜕去身份与自卑,或者臆想出另一种身份与自信,其实本质上还是逃避现实。也不必当真,总轻松地以为不会再有交集,不过是一场照面。

是的,缘分这东西并不是你满心期许就能盼来的福音。

穿越黑暗的隧道时,我睡在过去。

头痛欲裂。

双目狰狞。

在十八岁出门远行那次,其实是一趟归途。我苦心积虑地观察着一个人。然后在虚构或者妄想中,他成了一位主角。引领起那么漫长、暧昧、矫情的自白。他闭上眼,他听着歌。我什么都不是。

最终也无法承认,或者干干脆脆地说服自己。

始终存在一丝侥幸。认为还有那么一个角落可供自己去蜷缩安睡。

那么一个味道,能令我心情激动无法安宁。

在反复重温当中,再明晰的形象也变得不堪一击。不过是记忆碎片的主观重组,在一分一秒的重述追想下又多了一言一行的填充拓展。于是,我遥想的对象只是虚构的幻影,并且永远保持着最新的“欲望”表情。

比如说。

他总保持着干净眉目亟待另一张嘴唇的舔舐。他的发尾形状是一种稚气的象征。他会有一丝不苟的洁癖习惯。他几乎不怎么笑。他留下的背影足够引人遐想,而转过身来也不会给人太过深刻的印象,平淡路过如一阵清风,不会有太多人发现他脸庞身型上的性感或耐人寻味。

一处未开垦的新地。

或者隐藏在地底的宝藏。

或者淫荡之河蜿蜒缠绕在他锁骨之下,并不会轻易显露。那种彼此之间/单方面的眼神交会像是通向隐秘之所的雀跃步伐,穿越并不亲密的空间,直抵圆心。

我很羡慕当年精力旺盛的那个我,可以在憋闷、污浊的车厢里铺开瀑布直下的遐想。而如今,似乎太容易满足,或者说退缩懒惰到只需要几眼背影,就足以给这段臆想插曲告一段落。

搭讪这种行为总归太过张扬,突兀到找什么话题都是一种古怪需求的表达。当然可以说这是胆小保守所致,就此下去也不会有新的际遇摆在面前。可是,如此陌生,如此刻意,冠以不试试怎么知道的冒险精神还是有些想当然。甚至是一种强制行为,把目之所及、兴趣所至的目标物都划作同一国,在概率面前的匹配度是那么可笑。

大概只有我会、总会在事后进行各种“假设”分析,而大多数人只讲究“去做”就好了。而我往往会、总会在“去做”这一关键点上犹豫不决,考虑再三。如果是那种让我抽风失控的强迫症行为那倒简单多了。

所以到最后我就剩下那么一点可怜的回想反复。

那个人的面目早已模糊,那时那刻的短暂欣喜从不足以支撑起肤浅的形容。擦肩而过所秀出的美好侧脸,终究是不全面的。贪恋在狭小空间里显得自私,我死抓着那么不牢靠的形象也试图让自己铭记?写下来,告诉自己这一份久违,是一种自欺吧?

无所谓。闭上眼睛,我烂死在过去。

03

每次重返故地,总会有一种清洗运动的恍惚感。这破旧不堪的场所,跟自己的心境总有一种莫名的契合。无论如何,凌乱是永远也无法整理彻底的。在似雨非雨的凌晨拖着行李箱,去往暂留所,寻求的只不过是暂时依靠的安全感。

一切自说自话终结于错乱的困倦大脑。耳边噪音的最终平息也意味着整个当下的暂停。等到重新开启播放时,那又是新的段落。

我从不期待惊喜。

愿我安睡。愿以往作为当下。

CL这都第四了

Total

01. Saycet (2,128 plays) [↑2]
02. Calla (1,829 plays) [↓1]
03. Kammerflimmer Kollektief (1,700 plays) [↓1]
04. CunninLynguists (1,357 plays) [NEW]
05. Laibach (1,350 plays) [↓1]
06. Sondre Lerche (1,284 plays) [NEW]
07. No-Man (1,022 plays) [↓2]
08. Apparat (812 plays) [NEW]
09. Cordion (743 plays) [↓3]
10. Destroyer (623 plays) [NEW]
11. 平沢進 (605 plays) [↓4]
12. Plaid (603 plays) [↑5]
13. Chessie (504 plays) [↓5]
14. Styrofoam (491 plays) [↓5]
15. Islands (484 plays) [→]
16. Archive (480 plays) [↓6]
17. Tujiko Noriko (458 plays) [NEW]
18. The Myriad (444 plays) [↓7]
19. +/- (435 plays) [↓5]
20. Arto Lindsay (427 plays) [↓8]

Last 12 Months

01. CunninLynguists (1,357 plays)
02. Sondre Lerche (1,284 plays)
03. Apparat (812 plays)
04. Saycet (661 plays)
05. Destroyer (623 plays)
06. Tujiko Noriko (458 plays)
07. Lars Vaular (301 plays)
08. Fujiya & Miyagi (277 plays)
09. The Radio Dept. (272 plays)
10. Bosques de mi Mente (252 plays)
11. Plaid (240 plays)
12. Sims (222 plays)
13. The Blue Nile (217 plays)
14. I Am Robot and Proud (207 plays)
15. Macklemore and Ryan Lewis (204 plays)
16. Suzanne Vega (200 plays)
17. Dana Hilliot (194 plays)
18. Calla (173 plays)
19. Valgeir Sigurðsson (161 plays)
20. Gus Gus (154 plays)


身为榜单控我来更新博客了。

Cunnin绝对是最大的黑马。不假时日,定会夺冠。相比以前,过去的一年算是接触了一些新东西,而且也逐渐明白自己要什么。

2012期待的东西也很多,希望网络要给力啊。

4P之年

01

欢迎来到21世纪第一个4P年。

祝可恨的攻君找到可爱的攻君,祝可怜的受君找到可上的受君。至于兔子伴腿走,那还是一脚踹了吧。我不知道,万花筒可以造出多少奇迹,总之那些模仿的副本,全是玩笑的插队。

镜像中没有社交网络。

02

懒,还是懒。

过去的一年当中,非常想更新的时刻有二:其一,看完约翰·康奈利的《情人》(The Lovers, 2009);其二,把《动物王国》(Animal Kingdom, 2010)誉为年度之作,并花痴新星James Frecheville。可惜后者的花痴动力还不够强大,在找过一堆首映出席图之后,便再无整理并写日志的余力。

至于约翰·康奈利,我想,他凭四部作品贯穿了我的2010年,并于这个熟悉的陌生城市暂时划上一个句点。

在上个冬天,《夺面旅人》陪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现在想起来并不是后背发凉,而是凉风扑面。在卧铺车厢靠近饮水箱的座位上翻到最后一页,离下车还有很久,后来反复地洗脸照镜子洗脸。

年中阅读的《罪恶森林》显得有点平淡,它像一个古老的传说,化作一段寻找起源的插曲。黑森林的魅力,同性恋伴侣的死相,查理·帕克的欲罢不能,我不清楚故事还需要什么曲折突转才能配上挂在树上的人脸这类意象。追凶过程远不如前一部那般精彩,喘几口气,做几个梦,冰雪继续尘封罪恶,无需等待高潮,故事结束时,什么都没化开,一切都如初。

查理·帕克还在走向黑暗泥沼,头顶上还萦绕着黑色的大鸟。

再后来,突然闯入的“新作”《情人》像是个惊喜——相对于2010年而言,最新作应该是《低语者》(The Whisperers)——它有种令人迷醉的魔力,念着久远的咒语,把年少时的查理·帕克带到我们面前,把那疯狂入颠的爱恋绘成永不磨灭的烙印。最初你会疑惑,因为这种非自然之力的介入,因为致死的爱情作为第一主题,替代了黑色复仇或者血色暴力,这到底是不是纯粹的“查理·帕克系列”?

相距《夺面旅人》十年之久的《情人》,俨然更深入挖掘了查理·帕克的这枚悲剧角色。继妻女残暴被害,父亲的离奇之死更像是伴随查理·帕克从成长期开始的疑云,掩在心口始终旋绕不消。《情人》的恋人符号以及超现实场景,带来一种隔离感。只有查理·帕克孤独,他被排挤在现实之外,梦魇像是他行走现世的外衣。

我不知道,约翰·康奈利是多热爱此种极端。查理·帕克绝对能排上苦命主角前三位,在他身边的人活在死亡预告中,没有几个朋友,没有几个亲戚,因患难而来的恋人也仿佛有种疏离感。他不能给予保证或承诺,更不会由于躲在小城就能彻底远离一切阴森。他是暗行者。黑暗快把他吞噬,但他据守着内心的黑暗以坚信光明与正义的存活规则。

在《蜘蛛杀阵》中,虐杀游戏变得毛骨悚然,虽然比不上《夺面旅人》的嗜血,但想想标题里的多足生物就会有浑身不适的异样。

在这本第三作中,查理·帕克几乎快要从丧妻失女的噩梦中走出来,几乎又要重新确定生活步调,却很不幸地,他是一位撑起全部分支故事不走到底誓不罢休的主角,他再次投向死亡之网。我们却好像没有担心的必要,因为他是“大鸟”,像优雅又有品的杀手路易斯所说的那样:

“你挨过揍、中过两次枪、溺过水、被电击、被冷冻、被注射过毒品,还被一个大家都以为已经死了的老人打掉了三颗牙,现在竟然担心起二手烟了?二手烟根本威胁不到你的健康。你才对你自己的健康有害吧。”

——《蜘蛛杀阵》:P222

查理·帕克是不会轻易丢掉这条大鸟命。虽然他自己招来或闯入的各种生死威胁会带来肉体损害,但那都是走在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周遭的身份凭证。

他在蜂巢般的世界探索着更幽深的入口。

他踏着沉重的脚步迎接那些背后而来的轻盈的人们。

我想“查理·帕克”系列快成为我旅途的一个必需消遣,原因大概是“旅人”——这个邪恶如神的艺术家,把旅行的刺激带入感官之中,以鬼魅的“无脸”留下令人难以忘却的“好印象”。

有点失落的是,《夺面旅人》的初登场过于惊艳,我开始觉得后继之作们都难以释放更冰冷刺骨的锋芒。无怪乎《情人》都借助另一世界来表现“命里相逢”的轮回奇妙。

不管如何,还是期待阅读《苍白冥途》。

03

21世纪第二个也即最后一个4P年是2021年。

祝你健康。

成功上位

01. Calla (1,668 plays) [New]
02. Kammerflimmer Kollektief (1,608 plays) [↓1]
03. sayCeT (1,519 plays) [New]
04. Laibach (1,320 plays) [↓2]
05. No-Man (972 plays) [↓2]
06. Cordion (713 plays) [↑10]
07. 平沢進 (605 plays) [New]
08. Chessie (504 plays) [↓4]
09. Styrofoam (491 plays) [↓4]
10. Archive (476 plays) [↓1]
11. The Myriad (444 plays) [↓4]
12. Arto Lindsay (427 plays) [↓5]
13. EBB (410 plays) [↓5]
14. +/- (404 plays) [New]
15. Islands (402 plays) [New]
16. Athlete (366 plays) [New]
17. Plaid (363 plays) [↓5]
18. Bloc Party (346 plays) [New]
19. Earlimart (321 plays) [↓9]
20. I Hate This Place (318 plays) [→]


继一年多前的“潜规则”宣告后,终于在这个新年来临之际,将Calla同学送上榜首,鼓掌!由于一整年没有听新的东西,也使得本榜单变化不大。sayCeT作为一匹黑马,杀入前三甲,实在意料之中。

心愿以偿。我圆满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60 61 62 63 64 65 66